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唔,青海湖涉及wg,屏了一两篇也就算了,一篇没有肉纯小甜饼的蔺苏也被屏了。不过看见首页的太太们说吐槽天气什么的也被屏了就觉得反正lof已经是无差别攻击了23333

很难受却不知说些什么好。今年年初1月3号网易云给我发了去年的听歌排行榜,其中听得第二频繁的是明哥的四季歌,结果才过了四天明哥的歌就听不了了。这也罢了,这几天心爱的口罩和清和也被封了号。《情寄》是我最喜欢的爱情故事,而《别日何易》和AYLI是影响了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的故事。

是不是永远无法知道美人如花中台花是怎么追到曼宝了的呢?

一声叹息。

【楼诚】一些奇怪的共感梗

如题,狗O私,灵感来源于干脆面太太的《感同身受》,因为共感应该算通用梗,就没去麻烦太太要授权了。不妥删。
——————————
1.明楼感受到共感的存在是在他们相遇之前。从某一年开始,他常常莫名其妙地刚吃过东西又饿得抓心挠肝。姆妈说男孩子在拔个儿,多吃点没关系。所以他后来长成了日月木娄。

2.在刚来到明家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明诚都不知道为什么大哥每次都能发现他偷偷爬起来读书写字。

3.伏龙芝的一个雪夜,明诚在酒精和思念的作用下,鬼使神差地用左手用力握了握自己的右手。隔了两秒,他感到右手又被握住了,温暖而坚定。于是他轻轻地吻了一下自己左手的手背。

4.回上海的前夜,一切准备就绪,闲得无聊之际,他们突然聊到如果什么时候不在一个地方却需要紧急传递信息的话,这也是一个渠道。往自己大腿上猛拧一把代表有急事,要引起对方的注意。对方回拧一把代表准备开始接收。然后就用手在身体某个部位拍电码。后来他们发现这个渠道沟通效率太慢,而且如果旁边有人的话更显得怪异,所以基本上只用于完成任务之后第一时间报平安。
——哦,还有偶一为之的办公室调情。

5.明台永远不知道为什么阿诚哥能在大哥喊头疼或是表现出任何头疼迹象之前就递上阿司匹林。

6.共感能在情人之间产生是件很幸运的事,因为即使相隔天涯,也总能第一时间探知到对方的安危。不过老了之后,他们发现有这个功能却不需要使用是件更幸运的事,因为那说明他们总在对方身边。

看有人说言侯是琅琊榜里的斯内普,突然觉得很有趣。所以林殊/梅长苏是哈利,林燮是詹姆斯,霓凰是金妮,蒙挚是小天狼星,言豫津是双胞胎的合体?如果如果非要扯的话还可以加上聂锋和卢平(那么冬姐就是唐克斯了),静妃和韦斯莱夫人。斯拉格霍恩的话...感觉纪王、蔺晨和高湛都有一点像,但又都不是很像。
可惜很喜欢的邓布利多、赫敏、罗恩、卢娜和靖王、飞流、萧景睿、宫羽都塞不进去。
当然任何作品之间非要扯肯定都能扯上些关系啦,所以仅供娱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hhhhhh
这里尽量选的是人设和性格都比较类似的。比如靖王虽然和林殊是童年好友,但他性格和罗恩不像,就没有选。霓凰和金妮都有点女中豪杰、英姿飒爽的感觉,所以就入选了。

啊,买到了《殊途同归》!

趁有人出本,买到了阿不太太的《殊途同归》,终于看到了《殊途同归》的番外。
每一个故事胜利后的绝处逢生、久别重逢自然都让人特别欣喜,不过还是觉得阿不太太的这个结局给的挺特别的,与大多数胜利后出国的故事不太一样,因为前者是真正开始了新生活,而后者更多是历经沧桑后的相互扶持。
结局自然并没有孰优孰劣,但是很少看见阿不太太这样的结局,所以忍不住要稍微分析一下。感觉这个“新生活”得以展开,一个是因为大姐、明台都好好的活着,第二是因为纽约这个地方本就给人一种与巴黎挺不一样的感觉。明家人自然还都惦念着祖国,但新生活里也充满着蒸蒸日上的American Dream的感觉。在那个美国战后经济腾飞的年代,大姐驰骋商界,嫁给比自己小十岁的洋姐夫,开始人生第二春。阿香剪起了干练的职场发型,成为了明氏企业在欧洲的总代理人,并没有看上哪个男人。
说实话,刚开始看的时候有点觉得这一切太好了,有点不太真实-在美国的话,有没有可能被麦肯锡主义波及?女权运动尚未兴起,大姐和阿香作为女性华裔,是否真的可以在商场取得那么多成就?恐同情绪还很普遍,甚至在一些州种族通婚都还不被允许,他们办一场那样的婚礼会不会太冒险?但是后来又想,这些事情,阿不太太肯定也不是没有想过,但她选择把他们的故事安排在一个很完美的年代,这个年代借了美国那个年代朝气蓬勃的精神,但又不只是美国的五十年代,甚至不只是现在,而是比现在更好的某个自由而平等的年代。把他们放在一个这样的年代,大概也是一种很好的寄托吧。
大姐与洋姐夫的小女儿,明家的曼丽赶着婴儿潮出生了,如果她现在还在,也有六十来岁了吧。不知道她的孙女还会不会说上海话,或是操一口洋泾浜?

【楼诚】且将新火试新茶

BGM:林二汶、岑宁儿《银发白》

目录

————————————————

明楼进屋时把雨伞放在玄关,看见明诚独自坐在窗边思索什么,窗外潮湿的春光把他略灰白的头发染成暗绿,明日祭祖用的器具已经齐整整地码在了桌上。他走过去,问明诚是否买到了青团。明诚答下课后跑了几家中国饭店,都只有广东人吃的艾粄,与青团略有不同,但还是买了些回来。

当日在家的时候清明祭祖一向有大姐操办,大姐走后任务重,他们便只在家里小祠堂敬上几炷香以托哀思。反是到了巴黎后得了闲,或许也是为了慰乡愁,二人私下里把仪式又办了起来。反正若人死后无魂魄,则不拒在哪祭祀,若真有魂魄,那么想来魂魄也不再受尘世的拘束,可以与挂念的人如影随形。

明楼跟明诚说要吃艾粄,明诚叫他只许吃一个,一会儿还要吃正经饭。明楼问他寒食不是禁烟火吗?明诚说反正也不是家乡的味道,还是少吃一点,凉的东西吃太多了伤胃,而他们的胃都已经经不起多少折腾了。他们于是相对而坐吃艾粄,味道其实还不错,热气还没完全散,清爽的艾草与咸香的芝麻交融,放的糖比苏沪一带少些,但也大同小异。

明楼突然想起些什么,笑眯眯拿出一个茶叶罐子,让明诚猜里面放的是什么茶叶。明诚不干,说不给提示不是瞎猜吗?于是明楼神秘兮兮地说名字里有一个字是一种颜色。

“大红袍?”

“不是。好吧我信息给少了。还有一个字是一种动物。”

“乌龙茶?金骏眉?”

“没有默契。给你最后一个提示——名字里还有个字代表时间。”

“哦!碧螺春!”明诚脱口而出。没有猜碧螺春可能是因为近乡情怯,越是故乡的东西倒越不愿猜了,免得空欢喜。明诚麻利地揭开茶叶罐子,用手轻轻摩挲里面的绿茶叶,摸起来是当季刚炒的新茶,稍一用力茶叶就碎成细末了。他看见大哥脸上带着一点得意的浅笑,于是很识趣地问对方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国内派来公干的人专门带的。”

“哦,明大教授帮人办事还收起贿赂来了?”

“哪里哪里。对方是个年轻人,家里老人怕他饮食不习惯,特意要他带上家乡的茶。但他其实还没到喝茶的年纪,性子急得很,没有耐心泡,所以听说咱们是苏州老乡,干脆废物利用、投其所好了。”

“嗯,吾之蜜糖,彼之砒霜。”明诚一本正经地总结着。

 

明诚开火煮饭,莫名其妙地觉得燃气灶这东西还是少了点情趣,没有生柴火的时候会依依升起的烟。他想了想,自己很久以前画的那幅《家园》里面的那个小木屋应该是有烟囱的,不过到底有没有,他也记不得了。而明楼刚在客厅捣鼓完他的碧螺春,凑到厨房来看他。

“喏,喝茶吗?”

明诚不客气地接过。

“清明时节,苏轼的《望江南·超然台作》很应景。”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明诚这次倒是很默契地找到了重点。其实怎么可能不思不想呢?只是思若无益,思有何用?明诚想,他们最近心思都太重了。于是他轻笑,抿了抿茶水。

“完了,你菜快糊了!”

————————————————

想试着写写他们旅居异国时的内心感受,但总是在不知所云和太过矫情之间找不到平衡点。

《银发白》真的好好听。“发是一撮岁月碰着一弯新月变的银。”“永远再大仍旧靠一旦。”要是什么时候能写出这样的句子来该有多好。

【楼诚】沽酒尚未归

 @楼诚深夜60分 

主题词:罗衾不耐五更寒

标题来自 @解尽秋凉 太太的神转折三十题

目录

——————————————————

人年纪大了,容易思古怀今,平添怅惘。比如明诚此刻鸭绒被半掩着身子,却对吵醒他睡梦的蓬勃秋雨生出些“罗衾不耐五更寒”的慨叹,大概是因为左肩又有点隐隐作痛。书平摊在床头柜上,睡前忘关的灯明晃晃的,空气被雨濡湿。他刚醒过来有点愣,然后又笑自己傻,关掉了灯,钻进被窝。

恍惚间,明诚想起少年时代回苏州老家,船在微雨中飘飘摇摇,本不该十分冷的,但被子有点单薄。而且冷与暖本就是主观感受,明诚想起那夜,总是只想起窗舷外看不分明的月牙、迷茫的思想、动荡的时局,还有隔了一个小不点明台安然熟睡的大哥。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感觉冷,才老是想往大哥被子里钻,但是他自认为已经不再是个小孩子了,便没有厚着脸皮去做这件事。于是他脑海里莫名地浮现两句词——“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然后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教国文的先生要是知道自己看了这词,还非套在自己和大哥的身上,非得气死不可。

窗帘底部有流苏,中间却轻飘飘的,被风吹着鼓了起来,思绪回到而今。明诚笑自己小时候很有预言天赋,倒是预料到了这段“不伦之恋”,也预料到了半生风雨如晦,至于各自寒嘛…

门被轻轻打开,明诚看见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黑暗中还是可以辨认出嘴角的一丝欣喜:

“你知道我去干什么了吗?”

“故弄玄虚。”

“沽酒。”

明诚看了看他手上的瓶子,外观是葡萄酒,打开却有沁人心脾的桂花香,于是很是受用地坐起身来。夜还长,而明楼这瓶不知道去哪个老朋友家弄来的桂花酒也来得很恰到好处。


一个迟来的repo~
真的没有想到居然还有机会买到别日何易
拿到本子的这几天心情一直都很愉悦,每天睡前拿出来翻一翻,常读常新。短篇的规格很适合碎片化的阅读,看完一篇就仿佛吃到了一颗甜甜的糖,可以安心地睡去。之所以即使lof上可以看见全文还要买本,大概就是享受这种不受拘束,翻开哪页读哪页的阅读方式吧。
一直喜欢口罩太太的故事,是因为故事既说明了人生在世需要学会隐忍的道理,又不让读者感觉压力太大而感慨自身懒惰渺小。无论是他们还是我们,无论面前的挑战是否微不足道,都当“舍弃一切疑惧,消除任何怯懦。”


Thank you for telling a tale of endurance through the lens of romance.


@mockmockmock

求推荐比较正剧向的《北平无战事》续写,可以有cp,但是以故事发展为主题。谢谢!

【楼诚】孤灯

BGM:陈洁仪《早去早回》

目录

——————————————

三更时分,明诚潜回明公馆,看见卧室的灯还亮着。他开门进去,看见大哥在桌前写些什么,便走到桌边去汇报:

“今天任务挺顺利,拿到东西,顺便解决了对方几个人。”

明楼没有抬起头,说了句好的知道了。

“大哥这么晚还没睡在忙什么?”明诚边问边走回房门边把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哦,家里和重庆传来同一份资料,数据却有点对不上,我得对一对是哪里出了问题,你先睡吧。”

“我洗个澡就睡。”

明楼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么晚了,明早再洗吧。”

“我杀了人总得把血迹洗掉吧?”明诚戏谑了一句,径自走进浴室。

 

明诚走出浴室时明楼的灯还没关,他问他要不要到楼上去睡一晚,免得被打扰,可心里也知道不过是随口问一句。大姐明台和阿香都离开明公馆之后,他俩就极少涉足其他的房间,仿佛卧室是暗黑海上惟一一个有生机的孤岛。明诚对明楼的建议果然不置可否,掖着被子在自己那半边躺下。躺了半晌没有睡意,明诚索性坐了起来:

“要不要咖啡?”

明楼打了个呵欠:

“不必了吧,明早再喝。”

“那饿不饿?”

“是有点。今天回来的晚了,路上小商贩都收摊了,又急着回来处理这个没空去馆子,就弄了点饼干凑合。”

“刚好我也饿了,我去煮两碗面。”

明诚从房间走了出去,一时间对黑暗不太适应,摸黑走到厨房开了灯。厨房有面条有鸡蛋有调料,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别的了。照例下两碗面煎两个蛋之后他觉得没有葱花实在太单调,便又多加了个蛋打成蛋花散在面汤里。他关了厨房的灯,一手端一碗面往回走,走得很稳,面汤平如镜面,一团团面条像隆起的小山。卧室溢出的灯光暗了,他估计大哥大概已经把问题解决了,便只开了小灯等他。走到房门前没手开门,于是只好把一碗面先放在附近的矮柜上,伸手开门,明楼竟已坐在床上睡着了。不过他睡眠很浅。明诚出门把另一碗面拿进屋内的时候明楼已经醒来了。二人吃着面,相对无言,但面条是实实在在的带来了几丝暖意的。

吃完面,明诚把两个碗泡上明早再洗,走回卧室的时候灯已经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