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香蜜】快活不知时日过 1

大概算是个...种田文?

接电视剧结局,cp是旭凤×锦觅,润玉×邝露,丹朱×彦佑,但不一定每篇中每对cp都会出场。出场的时候才打tag,但这个说明会一直保留。

如果朋友们愿意给评论的话会特别开心!

——————————————

楔子 锦小姐终入魔道 锦老爷闻讯暴毙


“锦觅,你记得我真是太好了。我昨日寻到你踪迹,偏偏听说你和那个什么宰相的儿子订婚了。若是他强娶也就罢了,我真担心你和他是两情相悦。如真是如此,你说我是放手还是不放?”站在轿前的旭凤如是说。

“记得你这件事嘛,好说好说,我们做果子的记忆力好,这五百年我都记得你。”锦觅见到凤凰就快活起来,于是又开始东拉西扯起来。

“五百年…”旭凤沉思,“这五百年你都去哪了?可,可受了什么苦?”

锦觅看凤凰一直站着,自己坐在轿里有点不好意思了。邀请他进来坐吧,轿子内空间好像又不够大,末了自己从轿子里走来出来,神气活现地说:

“我这五百年的生活经验啊,比原来四千多年都丰富,我都记不清历了多少世了…”

“诶诶诶别吹牛,”锦觅的话被旭凤截了胡,“我就算凡人一世五十年,你不也就经历十世吗?哪有那么夸张?”

“哼。你做惯了神魔以为做凡人轻而易举,哪有那么容易啊?我告诉你,这可是我第一次幻化成人。一开始我是一坨有意识的香灰,大概就是斗姆元君给我那些。那时我还来不及想别的事,日日在思念你,等香灰被风散尽,我那一世便也过完了。后来我成了数不清的我都叫不出名字的微小生灵,有时飘在风中,有时长在海里,肉眼怕是都看不见。蜉蝣朝生暮死,对那时的我来说,大概已经算长寿仙人了。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少世,我终于变成了我认识的一些草木,那时常常降生在花界,看着老胡、连翘、长芳主他们倒是快活。又一次我成了一颗葡萄,正来到了你的盘中,”锦觅说着看像旭凤,握紧了他的手接着说,“那次我看着你,你却认不出我来,我心疼得很,但想着看见你也好。你偏偏不吃我,成日捻着我发呆、说话、落泪,后来我蔫了,被伺候的魔童倒掉,才算是过完了那一世。”

“我变成动物之后,意识到我好像每过一世,便与人越来越接近,而成了人就可以主动修炼以求入魔了。于是我就想加快这转世的速度,便成日里琢磨着自杀,后来发现自杀成功不了,于是哪里危险往哪蹿。做老鼠的时候我在睡午觉的懒猫肚皮上跳,做兔子的时候我钻进卖兔子的小贩放在集市上的兔子笼里,后来还真被做成火烧兔肉了。做猴子那一世我被养在马戏团里总是死不成,自杀也不行,终于有一次跳火圈的时候故意漫不经心,被火烧死了。”

听到小葡萄嘻嘻哈哈颇带骄傲地回忆这些往事,旭凤已是泪流满面。不知何时起,他已把她的食指轻轻含在嘴中,泪水便打在她的手背与手心。片刻,他把她的手指从口中取了出来,用衣袖擦了擦,又握紧了。

“你怎么这样傻?平白受这些苦干什么?你明明知道我有几万年的寿命,你明明知道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你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每一世都寿终正寝不好吗?被猫咬死与被火灼死,该有多疼啊?”

“咳咳,我想快点见到你嘛,你能等我可等不急,”锦觅卖了个乖,“再说了,痛不到哪去,痛不到哪去,身上痛哪里比得上心痛啊?”话未说完,二人便紧紧相拥。

“等等等等,”锦觅突然挣脱出了旭凤的怀抱,“还有一件事!我们得去救水神爹爹!”

“水神?他在哪?”

“我这一世是第一世成人,没想到一下子亲爹便是水神爹爹。他没有前世记忆,但他待我特别好,哪怕我天天神神叨叨要入魔被旁人视为怪胎他也尊重我的志向。这下我不嫁了,宰相定要为难爹爹,咱们快去恢复他的记忆,然后让他死遁吧!”

 

当夜,这锦小姐夙愿达成,嫁与魔物,锦老爷忧怖过度,顷刻身死,宰相怒而不能言的消息便传遍了都城的大街小巷。与此同时,一家人团聚于凡间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茅草屋中,觥筹交错,其乐融融。

 

那天深夜在床上,旭凤终还是忍不住,在枕边人的耳边问了一句:

“若是我今日不来,你便真要嫁给那宰相之子吗?”

“是,”锦觅没有看他,却笃定地如此回答。

沉寂了片刻,锦觅又接着道:

“宰相之子以我与爹爹的性命相逼,要我嫁给他。本来我是不惜命的,但一来我怕转世以后再遇不到爹爹,二来我怕好不容易当上凡人,有入魔的机会,还剩了好几十年的修炼时间。若是此时死去,说不定又要从香灰做起,那便更不知何时何地才能见到你了。凤凰,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啊,真是苦了你了,”旭凤笑笑,嘴吻了下去,手则不忘解开了领前的扣子。


小鲤儿的配音太尬了......

突然觉得润玉关于鲤鱼的那段往事很像丑小鸭的故事了

这两天在看香蜜 哇小鱼仙倌也太惨了吧 我以为是全程喜剧没想到这么虐 羌活死的时候我跟锦觅一起哭成傻逼啊 但是cp真的不知道怎么站 我觉得灵修夫妇也萌 旭润也萌 锦润也萌 玉露也萌 啊 复杂

【原耽短篇】热带岛屿爱情故事

又名:瞎编排老师要什么题目

————————————

(一)

我第一次来到新加坡的时候,觉得新加坡和新山没什么两样。在我看来,新加坡的食物是新山拙劣的复制品,价格却要比后者贵上一两倍。要说哪里比马来西亚更现代化,大概就是高楼比新山稍微多一些而交通状况没有吉隆坡那么堵塞罢了。

当时我19岁,来新加坡念化工。我室友也是马来西亚华校生,念计算机的,当年计算机还不是什么令人趋之若鹜的专业。他来自怡保,华文也是第一语文,我跟他很谈得来。我跟他聊起故乡的时候,旁边中国来的学生还以为我们在聊中国某个矿泉水牌子。第一天安顿下来之后我同他去附近的一家小贩中心吃怡保鸡米粉。这是我提出来的。我想新加坡和新山太像了,距离又近,我并没有什么思乡之情,而他却也许不一样。新加坡的怡保鸡米粉口味还不如新山的重,比起怡保的更是差之千里,但对于精力旺盛的年轻男生来说,热呼呼的一碗食物就令人愉悦。我们俩一人吃了一碗,又分了一碗,还去旁边的鸡翅档买了四个烤鸡翅分了吃,另外还喝了加柠檬的甘蔗汁和啤酒,吃得不顾天荒地老斗转星移。在小贩中心的嘈杂声与鸡米粉蒸腾出的氤氲水汽间,他用一句突兀的英文跟我说,I’m gay.我看了看他喝了一大半的甘蔗汁和只抿了两口的啤酒,觉得他应该不是醉了。我虽对此并不会不接受,但在价值观仍算保守的千禧年代之初,我对第一天认识的人突如其来的出柜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应对经验。他跟我说他想去荷兰念研究所,然后在那边定居。我突然意识到一个来自怡保的小镇青年大概自然而然地就有着比新山这种被消费侵袭的旅游城市的青年更多的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和理想主义。我内心对于去荷兰念研究所的计划不置可否,但表面上则是习惯性地应承,与他举杯将甘蔗汁一饮而尽祝他成功。

 

(二)

大二我也出柜之后,我跟他的关系则几乎是自然而然地发展了起来,这极有可能是因为熟悉和别无选择。我们第一次是挤在我极小的床上。当时我们假期留校,宿舍整层楼都没有别的人,关上门就是一个封闭的天地,可以肆意妄为。于是我们在床上发出了年轻人第一次应该有的尖叫。后来还有很多次,不过假期已经结束了,门外常常传来猫叫声、合唱声、篮球在地板上的弹跳声和一群男生讲了黄段子后的哄笑声。所以我们不敢发出声音,这导致屋内反而静得出奇。我们有空的时候会把两张床并在一起,怕热又不愿清洗的时候诉诸地面,偶尔在椅子上搞骑坐式,我仰头汗珠被吊扇吹落,手紧紧抓住椅背,有一次竟抠下来一个我一直没发现的伏在我椅背上的看了令人作呕的废弃白蚁窝。

 

(三)

那两年我显然被他的理想主义所感染,不说荷兰,但起码一心想跟他到西欧或者北美去。这样我们就像很多青春小说里写的那样,周末一起去图书馆,考前一起喝着咖啡念书念到深夜,假期也不大回家,挣实习经验或是打工攒未来的旅费、学费。学期初有钱的时候一起去吃好的,学期末拮据的时候则一起去自动售卖机买冬炎味的即食面。日子平静地过去,我们什么都不想,直到那年父亲去世,我回到新山,母亲问我,你真的要这样一走了之吗?我不知道她知道多少,是只知道我想走,还是连同我的恋情一起知道。总之那之后我陷入了忧郁症。我没有立即放弃之前建构的梦想,但也没有因为母亲的反对而产生反抗的力量。我只是患得患失,亲情爱情都不愿丢掉。我本身也没有很高的天资,这样久了,成绩明显降了下来,达不到申请国外研究所的标准。他很为我着急,也想替我补习,无奈隔行如隔山,除了共同修的两门数学课,他也无能为力。于是我就看着我漂浮在空中的梦想渐渐被忧郁症拽着沉下去,沉下去。很多年后我的心理咨询师告诉我,其实你的忧郁症可能是你潜意识给你找的一个自以为两全的办法,你在听母亲说那句话的时候就选择了亲情,可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也不愿意告诉他自己的懦弱,于是你自损八百地用忧郁症把自己的成绩拖垮,这样你和他的约定就自然而然地无疾而终了。我想那是一个进步了的时代,至少我可以自由自在地与咨询师聊这件事了。

 

(四)

毕业之后,我去一家石油公司做钻井平台的工程师,被派往世界各地,一去就是几个月,回新加坡待几个月后又被派出去,但薪水也高。我跟母亲说趁年轻要多攒点钱,其实我和母亲都知道我选这份工作是一个妥协,我对她不放我走心里仍有怨气,所以要有这一年几次的远走高飞,但也不愿意真放下她,不然我的牺牲就毫无意义了。于是我去了世界各地的钻井平台,发现世界各地的海都是一个样子,我在浩瀚无垠的蓝色中矫情地自我放逐。我的工作本身其实很清闲,这给了我大量的时间写日记、冥想、读他留下的一切文字信息,无论是当年琐碎的简讯还是他在我数学讲义上留下的演算和笔记,都值得再三琢磨。有一年春节,我刚好在墨西哥湾,离他所在的杜克大学并不远,而我当时已是新加坡籍,临时入境美国并不需要签证。当时钻井平台上不止我一个化学工程师,我作为华人,农历新年要请假也有很大的可能会被批准,可我最后还是没有去。如果我不能放下他的话,我至少不能去给他忘记我的这个过程施加反作用力。然而当我后来回到现代文明当中看见他在农历新年那天更新的脸书,又觉得后悔。他不常写po文,但那天他说很想家,有中国留学生和导师请他去吃饺子,但他最终还是拒绝了,不必让他们还得处处照顾他相似又不同的习俗。我多希望那天自己去陪了他,用来自南洋的春意抚慰他客居的孤寂。

 

(五)

我在海上漂了一些年,母亲病了,我就回到了新加坡做化学老师,又把母亲接来新加坡方便照顾,其中的签证手续也让我焦虑了好几个月。我还不满三十五岁,又未婚,还不能买新加坡的政府组屋,又因为购买公寓还是吃力了些,所以只能继续租房。不过我租的房子条件还不错,又有母亲在,这出租屋也很像一个家了。我白天在学校应付一些或刻苦或令人不省心的学生,偶尔在跟学生讲人生道理的时候看似随意地提到一位“my best friend”。夜晚回家,母亲总是已经做好了饭等着我。我偶尔也跟他联系,他有时有恋人有时没有,但作为一个亚洲人,即使在gay圈,也不免受到诸如“small dick”这样刻板印象的困扰。偶尔也有合适的人,但人有旦夕祸福,总也不能长久。有一天我骂我几个学生回家已经九点多了,以为母亲已经睡了,想去厨房把饭热热就吃,没想到母亲还在等我,见我回来就进了厨房,我洗完脸出来后,她已经做好了一碗热腾腾的怡保鸡丝粉。我看到后眼圈不自觉地红了。她唤我去尝,我走过去坐下,不知她有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便只敢埋头苦吃。

“好吃吗?”

“好吃。”我不知道这个问题还有什么别的回答方法。

“明天早点回来。”

“嗯...啊?”

“回来跟我学学做饭。家只有开了伙才像家。以后我不在了,你得有个家。”

 

直到母亲走了以后,我也不知道她那天做怡保鸡米粉是否只是个巧合。


【睿津睿】万圣爱情故事

睿津睿无差,现代AU

狗血家庭伦理剧预警

——————————

“啪”的一声,景睿的房间跳闸了。房间的灯和面前电脑的荧光同时灭了。窗外飘来一阵惊悚的小女孩的声音:

“Trick or treat?”

不用问,这一定是豫津搞的鬼。景睿一直不大能适应美国大学的文化,与大多数的同学相敬如宾。会这样来捉弄他的人只有豫津。可是景睿今天真的有些恼火。这对他来说不常见。一般来说,景睿不容易动怒,更不容易生豫津的气——但今天豫津选的真不是一个好时机。

 

景睿从小与父亲不亲,与母亲虽然感情更好一些,但也不常交流,毕竟他从小就是“成熟、听话”的代名词,而母亲要分更多的精力去管野一些的谢弼和小小年纪就跟隔壁班的卓青遥谈起恋爱的谢琦。高一那年,父亲突然执意要把景睿送去美国。当时景睿疑惑不解地把这件事告诉了刚从球场下来的豫津,第二天豫津就嬉皮笑脸地跟他说“我跟你一起去,谁想考什么高考?”纵然应试教育确实不是豫津发挥自身潜力最好的舞台,但他成绩一直也不错。景睿心里知道,豫津是为了陪他。后来他们上了同一所美国高中,又去了同一家大学。有时候景睿觉得实在很难想象生活中少了豫津是什么样子。

 

然而今天景睿实在没有心情应付来捣乱的豫津。在电脑因跳闸而熄灭之前,他正读着母亲写来的邮件,里面的每一句话都让他心惊。他母亲在邮件里告诉他,他父亲去世了,遗嘱中并没有把遗产分给他一份,因为他原来并不是他父亲的孩子。母亲叫他不要担心学费和生活费的问题,母亲和弟弟妹妹不可能不管他。母亲还让他不要被长辈的这些事情影响心情,因为他应该活在一个更好的、可以自由地去爱的年代,不必承受他父母亲一辈子经历的这些无可奈何。景睿一时不知道要怎样去理解和处理这些突如其来的信息。正在他打算打个电话叫豫津让他一个人待一会儿的时候,窗外又传来了豫津本人的声音:

“景睿,不给糖就捣乱啊!”

景睿一惊——豫津这是爬窗台过来的啊,可是他们住在八楼。景睿忙去把窗打开让豫津进来,板起脸想要教训豫津,却意识到房间里没有灯光,豫津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是豫津却感受到了房间里的氛围,他扯了扯景睿的手臂:

“景睿,你生气了啊?”

景睿深吸了一口气说了句“我没事”,但言语间却有些哽咽。豫津向前一步轻轻抱住了他,问他怎么了。

“我妈发邮件过来说…我父亲去世了…还有我打算改姓萧…我知道这两件事连在一起听起来没有什么逻辑。我以后慢慢再跟你讲。”

豫津把他抱得更紧了些:

“你节哀。没事,姓萧就姓萧吧,跟你妈妈姓是吗?挺好的,萧景睿,挺好听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永远都是你的家人。”

景睿回抱住了他,开始抽咽。

“豫津,我妈还在邮件里说,我们应该生活在一个更自由地去爱的年代。”

“啊,阿姨思维挺有跳跃性的…”豫津开了个玩笑,又觉得这玩笑开得有点不合时宜。

“所以豫津,我想告诉你,我爱你。你不必回应我,但你是发生在我生命中最好的事情。”

“景睿…”

感受到豫津的欲言又止,景睿松开了他的手臂,却又发现并不能挣脱。

“景睿你别走,你让我想想。我虽然活这么大岁数了,平时朋友也挺多的,但其实还不太明白什么是爱。你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那个时候你说你必须得来美国,我就跟来了,我不知道当时我更多的是因为担心你还是离不开你。你知道我家的情况,我妈妈离开得早,我跟我爸虽然近几年关系近了很多,但是还是没有机会跟他谈爱情这样的话题。如果你问我怎么想,我第一反应就是没问题啊,无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还是我的家人,还是我的爱人,只要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就可以了。但是如果这不是爱怎么办?如果我们试了一下,发现不合适,然后我们就都失去了最好的朋友怎么办?”

多亏了豫津之前搞的把戏,屋内仍然是黑的,只有月光透着窗子照进来,在两人身侧拉下长长的影子。豫津明明是犹疑的那一个,却紧紧搂着景睿,而刚才一冲动就说出了心中所想的景睿反而不知所措,两手僵硬地垂在腿边,把身体的一部分重量靠在了豫津身上。其实他比豫津高,如果完全压下去他们估计会摔倒,所以他的倚靠更多是象征性的,更多地是为了表示“我脑子现在太乱,想不清楚了,你定吧”。

“咕噜”一声,豫津的肚子叫了起来,打破了屋内的沉默。

“你看,我为了来你这讨糖吃,都放弃了宿舍的万圣节晚宴。”

“那我去厨房给你做点吃的?”景睿重新把重心移到了自己身上,并想要向门外走去。

“别啊万圣节夜晚到宿舍的公共区域去,谁知道会撞到些什么把戏?”

“那你不是饿了吗?”

“给我几块饼干垫垫吧。然后黑灯瞎火的,正好吃你啊。”


真•云养猫有多幸福呢?




这只猫成天在我们宿舍楼里游走,到不同房间去乱晃




养猫还不要钱就是我们了

Sometimes a hot summer afternoon is like the end of the world.

You don’t have enough faith that the Sun will rise tomorrow, so it’s okay to continue procrastinating today.

You have overworked your eyes and ears, for reasons unjustifiable. They go on a strike, and you have no  means to absorb new information.

So you are trapped in the information you have gathered. 

There is no way out, except the passage of time. You wait for the panic for deadline to strike so you have to  get back to work.

The dread of pain is more painful than pain itself.

【楼诚】楼诚三周年一个文单

我的天哪
“多少往事 凝在心头”

欲雨袭风破晓时:

今天也在努力地扫文推文呀:



庆祝楼诚三周年而整理的文单,给新入坑的朋友导盲以及给老朋友们温习




三周年快乐!




收录那些经典的楼诚文、楼诚作者(不含衍生),没事来走个心呀找回初心?




PS:不收录任何争议较大的、被撕过的楼诚文




按作者整理,放到文单上的只是作者的一部分文,更多请进入作者主页。答应我,一定要进入作者主页看看。




部分作者被封号,文章从外站引了链接
















恋爱脑与乌托邦




《江河万里》




《绝望的浪漫主义》




《江北之墟》








mockmockmock




《别日何易》




《如此夜》




《As You Like It》








Lantheo




《当以歌》








汤圆圆软绵绵(贺兰)




《桃李春风》








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是生离更痛还是死别更难过》




谈一段成熟的恋爱是什么感受?








chloec




《许多年》








人间抽风客




《少年事》




《百年》




天行健











《殊途同归》








美人赠我糖葫芦(美人赠我蒙汗药)




《怜光满》




《宇宙中心爱情故事》




《心花》




天涯霜雪




何惜一行书




《故人长绝》




匆匆岁月多少年




芙蓉為裳




《故国三千里》








北歌南唱




《当时明月在》




《似是故人来》








清和润夏




《地平线下》








疏山问竹




《山河旧事》




江山涉水








特能苏




《悲观主义的浪漫》








蔚山沉没




《情人》




《零年》




孤独








柴临




《孤红》




隔山灯火




《严霜不杀》




《云开处》




方舟








云初




《十八相送》




《孔雀东南飞》








望春花




诗歌与芭蕾终将毁灭(共产主义毁了诗歌和芭蕾)




捉迷藏




受伤








一握灰




吞拆入腹








各种穿马路




《致俄尔普斯的十四行诗》




江月何年初照人








sssiy




《无题》




《应不识》




《皆非》








烟草一川




霜华重




蝶恋花





不要吸(不要污)




梦魇




惊天八卦!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不为人知的地下情!








虫子




《世界以痛吻我》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大浪漫主义》








不羡归




“阿诚”




逻辑与糖








柳伯




《你好,梁同学》








我竟然这么帅




物质泛滥的今天,什么才能算真正的爱情?




错过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是什么感觉?




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什么感觉?








继晷




《深宵冬·故国远》




《云间夏·少年行》




信如唔








旧事重提




《不朽》




初告白








autistic-RG




《夜巡》








mingliuju




《浪漫》








眉衡




《威风堂堂》




《戏文》








澄江一道扁舟子




《戏中戏中戏》




《总而言之》




半蝴蝶效应








简装书走肾版




《危险游戏》




《局中局》




《信息素》








der eisberg




《隆冬之城》




《鸣沙》








脑坑专用土




《杏林不种杏》




《雷雨欲出行》








中中级




檀木




桃树




柳枝




在月光里








蒜泥蛋黄酱




《重影计划》




《黄金劫》




《破局》








尚有婵




《杜鲁门主义》








汇丰银行231




霞光如栖




别来沧海事




旧事








谁道破愁须仗酒




《并辔》




我往矣




二十四节气篇




数字篇








青山有鹿




《明家七物》








虽然我动的少但是我吃的多啊




《红日》








夜鸦




养蛇




补瓷








锦小路




《三面夏娃》




《影帝日常》








Icarus




断章




有人从雨中来








笙歌慢




百年欢愉 Cien años de felicidad








梅酒梅




慈悲城








相顾以忘言




芦花深处




克氏外科学








荔欢




从前慢








Tante




《理想国》








兔子窝




《明家旧事》




《巴黎风雨》








彩可夫斯基




《一字无题处》








貂丁




一段相声




阿涛ckann




《长歌行》








小满




《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别日相逢








蔷薇的花园




电影系列之色戒




Mr&Mr Ming








倾海




餐桌上的流浪




养鹿








尘唐




明先生








聆泠_懒萌懒萌




《清茶与醇酒》




一根棉签




灵魂伴侣








Airy Day




《并著兰舟》




《似水流年》




《现世安稳》








谦金




《定南城》








惟扬Keane
《阿诚的十戒》




寒山一带伤心碧




《孤星》




《守卫者》








Aster




冬夜








迷鹿




《星空》




《金荷志》








雨柠




《三十年》




《方法论》








农家草莓铺




《心码》




永海








Maoer




《意志与梦想》








青卿




鸱吻与清水砼








RoxanneTse




《七百年后》




你的名字 我的姓氏




男孩像你








yanzhidao111




《江山风波恶》








Glitter Tears




《Promised Land》








假装不经意




江枫渔火对愁眠:楼诚在每一个夜晚(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爱情寓言:此情赋予东流兮(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箭在弦上:楼诚未被看见的爆发力(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发条包




情流感菌








毕业为重(晴晴)




食粮




光散落地方








夜绕千百回




《毒蛇与青瓷》








浪味仙侠




小冤家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阿司匹林








回回




明日








黄桃罐头




食味








便当当




演员的自我修养




Over the Rainbow








波妞Ponyo_w




第一人称




第二人称








谢荼




江山灯火








悟能师兄




枪火




没有火不会有烟








坂田氏推土机




花吐症




长野号
















诶,恭喜我垂死挣扎成功,一晚上搞完了这个整理




好了我现在该去补作业然后补觉了




其实我漏掉了不少作者,然而我实在肝不动了,现在是凌晨5点实在太困了




有时间再补回来吧




其实本想每篇文章后面摘取几段放上来,但是碍于时间问题,没做到




所以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希望大家能在评论处评论一些自己喜欢的楼诚文中的选段,注明作者和出处




也算是一种形式的回忆初心了hhh


泣血书千轴 悲歌唱彻
明日隔山岳 世事两茫茫
忽然间 狂风呼啸 一眨眼 就空空荡荡
念梅岭冢上又发青青柳
暮春时节 江南草长 杂花生树 群莺乱飞
白桦林好地方 海狸的家乡 那里有大麋鹿 自由游荡 蓝色湖水岩石岸 我将要再回还 彭德德彭彭 彭德德彭彭 彭德德彭彭彭 彭彭
晚霞中的红蜻蜓请你告诉我 童年时代遇到你那是哪一天
昔年朱弓 壁上空悬 征途望断 铁甲犹寒 关山横槊 谁可补天 碧血长枪 昨日少年
天穹高高鸿雁飞 书院深深松竹茂 晓雾重重盼日出 大地茫茫风雨骤
上太平山 怕太平稳 想攀山也不会攀 想高攀狮子山 活路又路漫漫 越避静越怕静 越避难越腐烂
此生何用声声叹 道不尽流年 叹流沙聚散 回首天涯路远 英雄何用声声叹 断碑落残垣 君不见青山 豪杰冢化尘烟
听说小狐狸 从来没有悲伤 它送走太阳 又迎来月亮
文明能压碎 情怀不衰 无论枯干山水 旧时年月投入垃圾堆 你我一起同居
在内河上 我在内河上 望着沿岸高潮 快救活我 温暖我十秒 快将我怨念传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