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楼诚】孤灯

BGM:陈洁仪《早去早回》

目录

——————————————

三更时分,明诚潜回明公馆,看见卧室的灯还亮着。他开门进去,看见大哥在桌前写些什么,便走到桌边去汇报:

“今天任务挺顺利,拿到东西,顺便解决了对方几个人。”

明楼没有抬起头,说了句好的知道了。

“大哥这么晚还没睡在忙什么?”明诚边问边走回房门边把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哦,家里和重庆传来同一份资料,数据却有点对不上,我得对一对是哪里出了问题,你先睡吧。”

“我洗个澡就睡。”

明楼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么晚了,明早再洗吧。”

“我杀了人总得把血迹洗掉吧?”明诚戏谑了一句,径自走进浴室。

 

明诚走出浴室时明楼的灯还没关,他问他要不要到楼上去睡一晚,免得被打扰,可心里也知道不过是随口问一句。大姐明台和阿香都离开明公馆之后,他俩就极少涉足其他的房间,仿佛卧室是暗黑海上惟一一个有生机的孤岛。明诚对明楼的建议果然不置可否,掖着被子在自己那半边躺下。躺了半晌没有睡意,明诚索性坐了起来:

“要不要咖啡?”

明楼打了个呵欠:

“不必了吧,明早再喝。”

“那饿不饿?”

“是有点。今天回来的晚了,路上小商贩都收摊了,又急着回来处理这个没空去馆子,就弄了点饼干凑合。”

“刚好我也饿了,我去煮两碗面。”

明诚从房间走了出去,一时间对黑暗不太适应,摸黑走到厨房开了灯。厨房有面条有鸡蛋有调料,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别的了。照例下两碗面煎两个蛋之后他觉得没有葱花实在太单调,便又多加了个蛋打成蛋花散在面汤里。他关了厨房的灯,一手端一碗面往回走,走得很稳,面汤平如镜面,一团团面条像隆起的小山。卧室溢出的灯光暗了,他估计大哥大概已经把问题解决了,便只开了小灯等他。走到房门前没手开门,于是只好把一碗面先放在附近的矮柜上,伸手开门,明楼竟已坐在床上睡着了。不过他睡眠很浅。明诚出门把另一碗面拿进屋内的时候明楼已经醒来了。二人吃着面,相对无言,但面条是实实在在的带来了几丝暖意的。

吃完面,明诚把两个碗泡上明早再洗,走回卧室的时候灯已经暗了。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