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楼诚】沽酒尚未归

 @楼诚深夜60分 

主题词:罗衾不耐五更寒

标题来自 @解尽秋凉 太太的神转折三十题

目录

——————————————————

人年纪大了,容易思古怀今,平添怅惘。比如明诚此刻鸭绒被半掩着身子,却对吵醒他睡梦的蓬勃秋雨生出些“罗衾不耐五更寒”的慨叹,大概是因为左肩又有点隐隐作痛。书平摊在床头柜上,睡前忘关的灯明晃晃的,空气被雨濡湿。他刚醒过来有点愣,然后又笑自己傻,关掉了灯,钻进被窝。

恍惚间,明诚想起少年时代回苏州老家,船在微雨中飘飘摇摇,本不该十分冷的,但被子有点单薄。而且冷与暖本就是主观感受,明诚想起那夜,总是只想起窗舷外看不分明的月牙、迷茫的思想、动荡的时局,还有隔了一个小不点明台安然熟睡的大哥。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感觉冷,才老是想往大哥被子里钻,但是他自认为已经不再是个小孩子了,便没有厚着脸皮去做这件事。于是他脑海里莫名地浮现两句词——“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然后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教国文的先生要是知道自己看了这词,还非套在自己和大哥的身上,非得气死不可。

窗帘底部有流苏,中间却轻飘飘的,被风吹着鼓了起来,思绪回到而今。明诚笑自己小时候很有预言天赋,倒是预料到了这段“不伦之恋”,也预料到了半生风雨如晦,至于各自寒嘛…

门被轻轻打开,明诚看见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黑暗中还是可以辨认出嘴角的一丝欣喜:

“你知道我去干什么了吗?”

“故弄玄虚。”

“沽酒。”

明诚看了看他手上的瓶子,外观是葡萄酒,打开却有沁人心脾的桂花香,于是很是受用地坐起身来。夜还长,而明楼这瓶不知道去哪个老朋友家弄来的桂花酒也来得很恰到好处。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