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楼诚】且将新火试新茶

BGM:林二汶、岑宁儿《银发白》

目录

————————————————

明楼进屋时把雨伞放在玄关,看见明诚独自坐在窗边思索什么,窗外潮湿的春光把他略灰白的头发染成暗绿,明日祭祖用的器具已经齐整整地码在了桌上。他走过去,问明诚是否买到了青团。明诚答下课后跑了几家中国饭店,都只有广东人吃的艾粄,与青团略有不同,但还是买了些回来。

当日在家的时候清明祭祖一向有大姐操办,大姐走后任务重,他们便只在家里小祠堂敬上几炷香以托哀思。反是到了巴黎后得了闲,或许也是为了慰乡愁,二人私下里把仪式又办了起来。反正若人死后无魂魄,则不拒在哪祭祀,若真有魂魄,那么想来魂魄也不再受尘世的拘束,可以与挂念的人如影随形。

明楼跟明诚说要吃艾粄,明诚叫他只许吃一个,一会儿还要吃正经饭。明楼问他寒食不是禁烟火吗?明诚说反正也不是家乡的味道,还是少吃一点,凉的东西吃太多了伤胃,而他们的胃都已经经不起多少折腾了。他们于是相对而坐吃艾粄,味道其实还不错,热气还没完全散,清爽的艾草与咸香的芝麻交融,放的糖比苏沪一带少些,但也大同小异。

明楼突然想起些什么,笑眯眯拿出一个茶叶罐子,让明诚猜里面放的是什么茶叶。明诚不干,说不给提示不是瞎猜吗?于是明楼神秘兮兮地说名字里有一个字是一种颜色。

“大红袍?”

“不是。好吧我信息给少了。还有一个字是一种动物。”

“乌龙茶?金骏眉?”

“没有默契。给你最后一个提示——名字里还有个字代表时间。”

“哦!碧螺春!”明诚脱口而出。没有猜碧螺春可能是因为近乡情怯,越是故乡的东西倒越不愿猜了,免得空欢喜。明诚麻利地揭开茶叶罐子,用手轻轻摩挲里面的绿茶叶,摸起来是当季刚炒的新茶,稍一用力茶叶就碎成细末了。他看见大哥脸上带着一点得意的浅笑,于是很识趣地问对方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国内派来公干的人专门带的。”

“哦,明大教授帮人办事还收起贿赂来了?”

“哪里哪里。对方是个年轻人,家里老人怕他饮食不习惯,特意要他带上家乡的茶。但他其实还没到喝茶的年纪,性子急得很,没有耐心泡,所以听说咱们是苏州老乡,干脆废物利用、投其所好了。”

“嗯,吾之蜜糖,彼之砒霜。”明诚一本正经地总结着。

 

明诚开火煮饭,莫名其妙地觉得燃气灶这东西还是少了点情趣,没有生柴火的时候会依依升起的烟。他想了想,自己很久以前画的那幅《家园》里面的那个小木屋应该是有烟囱的,不过到底有没有,他也记不得了。而明楼刚在客厅捣鼓完他的碧螺春,凑到厨房来看他。

“喏,喝茶吗?”

明诚不客气地接过。

“清明时节,苏轼的《望江南·超然台作》很应景。”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明诚这次倒是很默契地找到了重点。其实怎么可能不思不想呢?只是思若无益,思有何用?明诚想,他们最近心思都太重了。于是他轻笑,抿了抿茶水。

“完了,你菜快糊了!”

————————————————

想试着写写他们旅居异国时的内心感受,但总是在不知所云和太过矫情之间找不到平衡点。

《银发白》真的好好听。“发是一撮岁月碰着一弯新月变的银。”“永远再大仍旧靠一旦。”要是什么时候能写出这样的句子来该有多好。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