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啊,买到了《殊途同归》!

趁有人出本,买到了阿不太太的《殊途同归》,终于看到了《殊途同归》的番外。
每一个故事胜利后的绝处逢生、久别重逢自然都让人特别欣喜,不过还是觉得阿不太太的这个结局给的挺特别的,与大多数胜利后出国的故事不太一样,因为前者是真正开始了新生活,而后者更多是历经沧桑后的相互扶持。
结局自然并没有孰优孰劣,但是很少看见阿不太太这样的结局,所以忍不住要稍微分析一下。感觉这个“新生活”得以展开,一个是因为大姐、明台都好好的活着,第二是因为纽约这个地方本就给人一种与巴黎挺不一样的感觉。明家人自然还都惦念着祖国,但新生活里也充满着蒸蒸日上的American Dream的感觉。在那个美国战后经济腾飞的年代,大姐驰骋商界,嫁给比自己小十岁的洋姐夫,开始人生第二春。阿香剪起了干练的职场发型,成为了明氏企业在欧洲的总代理人,并没有看上哪个男人。
说实话,刚开始看的时候有点觉得这一切太好了,有点不太真实-在美国的话,有没有可能被麦肯锡主义波及?女权运动尚未兴起,大姐和阿香作为女性华裔,是否真的可以在商场取得那么多成就?恐同情绪还很普遍,甚至在一些州种族通婚都还不被允许,他们办一场那样的婚礼会不会太冒险?但是后来又想,这些事情,阿不太太肯定也不是没有想过,但她选择把他们的故事安排在一个很完美的年代,这个年代借了美国那个年代朝气蓬勃的精神,但又不只是美国的五十年代,甚至不只是现在,而是比现在更好的某个自由而平等的年代。把他们放在一个这样的年代,大概也是一种很好的寄托吧。
大姐与洋姐夫的小女儿,明家的曼丽赶着婴儿潮出生了,如果她现在还在,也有六十来岁了吧。不知道她的孙女还会不会说上海话,或是操一口洋泾浜?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