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楼诚】猪油渣

老年日常,OOC

目录

——————————

明楼洗漱完毕坐到桌前,见桌上只有清粥小菜,明知是为了降血脂,心中却有了些许不悦,这不悦便丝毫没有伪装地被写在了脸上。明诚一边盛粥,一边扫去了一个心知肚明、幸灾乐祸的眼神。明楼接过碗,开始准备逆来顺受,不想明诚问了他一句“想吃什么”,他便来了劲。

“配白粥嘛,得来上一碗油渣子。肥肉切片炼了油之后剩的渣子再放锅里下盐炒,出来之后一定要趁热吃才香。”

明诚打趣:

“想不到明大公子也吃过猪油渣啊?”

“那是,当年——”明楼得意的眼神刚上脸,突然稍微愣了一下,因为他突然想起,他们当年吃的可能是同一个人做的猪油渣。

在明大公子还是明小公子的时候,虽说比起一般上房揭瓦的孩子要稍微更热爱读书写字一些,但嘴馋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那时明家大人并不赞成孩子吃猪油渣这样的东西,若是炼了猪油之后仆妇感兴趣,照例都是自己带走的。只是明楼自从在一个同学家吃到了之后便念念不忘,每次桂姨炼猪油,他便偷偷捧本书到厨房去等,桂姨就拿个小瓷碗给他盛半碗,让他边看书边拈着吃。后来等他大一点的时候便不再那么积极了,只是若是桂姨想起来送到他房间里来的时候他便也顺嘴吃掉,所以当桂姨跟他说家里有个小弟弟也挺爱吃这个的时候,明楼索性说自己已经长大了,这些小零嘴还是拿块布包起来带回去给弟弟吧。至于后来桂姨看到什么好吃的不再想着带给家里那个孩子了的时候,明楼已经成了一个一放学屁股就挪不开书房椅子的少年了。

明诚见他不说话,好像突然傻住了,就把脑袋凑了过去打量明楼,然后问:

“猪油渣有那么好吃吗?我小时候其实没觉得多好吃,可能是等她带回来都凉了吧,软塌塌的,也没什么味道。不过她那时候看着我吃,老说她小时候在乡下老家想吃都吃不上,全都给家里的男孩子了,我就也吃得来劲。当然了,等后来她不往回带了,想起来,这东西还是挺好吃的。”

明楼感觉自己找着了机会,连忙说:

“那是你没吃着好的,油渣子凉了哪能吃啊?我们一会儿去市场买块肥肉回来做一下你就知道了,刚出锅的可香了。”

明诚思考了一下,扒拉了两口粥抬起头:

“也行…”

明楼满怀希望地对上了明诚的眼睛。

“但是你不许吃。”

“少吃两块呢?”

“不行。”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