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微靖苏】定百年

寻梦环游记(Coco)设定,略有本土化。标题取名废,不要在意hhh

——————————

“小殊啊,别磨蹭了,快点儿。今天七月半,咱们得过去看看景琰这孩子把大梁治理得怎么样了。”

自从来到冥界,梅长苏觉得自己仿佛重回了幼时。一来有父母大人在堂,自然就多了几分稚嫩,二来是林燮萧溱滢夫妇那十三年里看着儿子可劲作践自己,见他过来,一开始气不打一处来,差点爆揍了一顿,但其实心里心疼得不行。后来这半年多,就连林燮这脾气也没说过他一句重话,而是带着他在冥界到处游玩。一来二去的,他倒也忘却凡间杂事,适应起冥界的生活来了。

再话说眼前,萧溱滢领着从未来过界门的儿子到了守门的府官面前,那府官用个不知什么机巧器具往萧溱滢面前晃了晃,立即通过。又拿到梅长苏面前,器具发出了异响。府官皱起了眉头。

“名字?”

“林殊。”

“林殊?”那府官摆弄了一下手上的器具,“样貌不对啊。”

“那…梅长苏?”梅长苏有点心虚地看了眼萧溱滢,补了一句。

“梅长苏?那边没有你的画像。”

“不可能啊!劳您往琅琊山那边找找,有个叫蔺晨的。”

“哦,那位啊?又是一个故作潇洒的,一把火把您的画像全烧了。对不住了公子,我们这儿有规矩,等着出去的还排了十里街呢,梅公子请便。”

梅长苏愣了一下,细想七月半回凡间也不过是全自己的心愿,凡间的人看不到他,一时去不成其实也没什么要紧,就转身对父母道:

“父帅,母亲,你们代我去看看吧,我就在家等着你们回来给我讲讲今年金陵的河灯。”

 

着是萧景琰曾见过尸骨满野,刚来到这满是行走的白骨的世界,也被吓了一大跳。接着就听见旁边的人见着他也是指指点点、惊慌失措:

“哎呀妈呀,那个人是活的!”

“唉,你别说啊,好像还是大梁的靖王殿下。”

“什么啊,你死得早不知道,他这会儿已经是太子了。”

“什么眼力,你看他穿的这身,分明是大梁皇帝的朝服啊!还不快见礼?”

萧景琰没理睬跪着的众骨架,转身去了附近一个牌匾上写着冥府的去处。

 

“肉体凡胎来到冥界,真是少见,阁下是否记得来此之前正在做什么?”冥府的当差小吏正愁着七月半值守,只能苦对枯灯,不能回凡界探亲,所以见到来了这么一桩新鲜事,倒也颇有兴致。

“是在抚弄故人的一把弓,不小心把弦拉断了。”

“故人?可有沾亲?”

“说起来倒也是姑表兄弟。”

“那就是了,我冥府的旧档中倒也有一例,也是七月半凡人碰坏了故去亲人的旧物,按说碰到这样的事的人应该也不少,为何单单你二位有此机缘,怕是天机不可泄露啊。”

“那府官啊,敢问有何破解之法?”

“哦,这个不难。只需在这冥界找到一位故去亲人,用一片黄菊花瓣为阁下祝祷即可。只是啊,务必要赶在这七月十六的太阳初升之前。”

 

冥界林府门前。

“诶,小殊!”

梅长苏听到景琰的声音,差点惊得摔下马来。

“景琰,你怎么到这冥界来了?”

“别慌别慌,我这不还没死吗!你看我身上还有肉呢。咱们进去说话?”

来到内室,景琰一点不客气地烹茶煮水,这才把来龙去脉一一道来。梅长苏这才定下心来,不知怎么又端起架子来了:

“当皇上的人了,也不知道稳重些,还是这么‘我我我’的叫着。”

“那这不是你们冥界吗?又不是我们大梁。再说了,你刚才不也上来就叫的景琰吗?也没见你带个好头,称句陛下啊。”

梅长苏想想,也觉得拘泥着有些可笑,正要与他打趣几句,又听景琰邀功一般地说到:

“怎么样?我这次不错吧?你变成白骨了,我都一眼认了出来。可不准再怪我上次眼拙了。”

梅长苏心想自己并不曾怪过他,但也没说什么。他俩相对无言片刻,喝了杯茶。

“好吧,想必你想见见祁王兄、父帅、母亲他们,可是他们都到凡间去了,我怕他们回来的时候太晚,太阳已经升起就不好了。何况堂堂皇帝,要是被发现失踪了,也是麻烦啊。我还是趁早把你送回去吧。”

“别啊,我今日略有不适,已经屏退左右、早早睡下了,消失几个时辰不会有人发现的。咱们就再聊几句,等等他们,实在等不到了你再送我回去可好?”

梅长苏轻叹一声:

“你今日略有不适?既是已经睡下,怎么又把我的弓弦弄断了?”

景琰心中暗呼不好,方才为了能够多留片刻,一下子暴露太多,怕是要被看出自他走后,自己时常心有郁结了。还好对方也似心知肚明,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算啦,你要待着就再待一会儿吧。给我讲讲大梁现下如何,众位故人如今又如何。”

 

“天色将曙,茶味已寡,他们今夜想是回不来了,我必须要送你回去。”

景琰任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抿嘴不言。

“看你这般不舍,要不要带一块我的骨头回去啊?反正我们冥界的人这骨头可以随便拆卸。”

“胡说八道。你现在反正也没什么火寒毒在身了,再这么瞎说看我不一拳打过去,打散了你这骨架子。”

景琰正佯怒着,看见梅长苏突然正襟危坐,自己也连忙坐正。

“景琰你要记着,你永远不会是孤家寡人,你有皇后,会有儿孙满堂。而且到了七月半,或是我,或是父帅母亲、祁王兄,还有其他故人,我们会去看你,虽然你看不到我们。”

“怎么是‘或是’?”

“真是贪心,谁还年年去看你啊,我不用去琅琊阁,去江左盟,去云南吗?还有啊,回去记得以梅长苏的名字给我供个画像,不然我回不去!”

“好。”

“还有,你要活久一点,百年之内不准再来这个地方!”

“你这就有点强人所——”

“别打岔,”梅长苏拿起桌上早已备好的黄菊花瓣,

“萧景琰,我祝福你,没有任何条件。”


评论(2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