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原创百合】elusiveness

(一)
李湛坐在出发大厅的长椅上,拿出手机轻触Home键解锁,打开微信,点进“诸葛老婷”的对话框:
“准备起飞了,要我给你带点什么礼物吗?”
几分钟过后,手机屏幕重新亮起,是“诸葛老婷”连续发来的几条讯息:
“啊一路顺风!”
“不对,一路平安。坐飞机不能说一路顺风。”
“礼物嘛...你随便带吧。香水化妆品什么的你也知道我不感兴趣。本来想叫你给我带一本《第二性》的法文原版,后来想想,反正我也看不懂。”
“不过说起来,你是怎么突然想起要去法国玩的啊?”

李湛去法国也没有什么别的理由,不过是觉得这个地方还不错,刚好父母又有朋友在此地定居,便决定要去看看,并受父母之托拜访一下长辈。其实这些她都告诉过诸葛婷,所以她觉得诸葛婷只是有些无聊,随便聊聊天消磨时间。于是她存心找了个与诸葛婷有关的理由:
“有可能是上次跟你一起看了《情人》的电影版后产生的想法吧。我其实也想去越南的,不过这次先去法国看望长辈。”
“啊!越南我也想去!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有次英语考试指定了几个地点,要求大家选一个写游记。我当时对几个给出的地点都一无所知,随便选了越南,想着编得越详细,老师越以为我胸有成竹,所以一本正经地写些什么'湄公河沿岸有许多养蛇为生的人家'。后来老师果然相信了,我那篇游记的分数还挺高的呢!其实偌大一个越南,肯定有养蛇的人家嘛,也不能算我瞎扯。”

李湛看到这一段,不经意间在出发大厅轻轻笑出声来。她的周围满是自顾自的忙碌、专注或者放空,没有人注意到一个恋爱中的女孩子的傻笑。李湛想,诸葛婷就是有这样的毛病,无论你跟她说什么,她都总忍不住把话题往她自己做过的一些莫名其妙的傻事上面带。李湛知道她是想吸引她的注意力,于是她容忍她这样的quirks(李湛想不到一个很好的中文词来取代这个词),甚至发自内心地觉得它们挺可爱的。
这是大二的寒假。


(二)
诸葛婷用她不常使用的正楷在实习确认表的姓名一栏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名字总给人一种奇妙的不和谐感,大概是“诸葛”这个不平凡的姓氏总让你觉得后面应该跟着一个更特别一些的名字。
宿舍的老式电风扇“吱嘎吱嘎”地摆着头,风先是扫过桌前的诸葛婷,又吹向对面的上下铺,把蚊帐都吹得向后鼓起来。大三的暑假,宿舍六个人中有四个找到了实习,其中除了诸葛婷,另外三个都是S市本地人。李湛借口学校离实习的地方更近,跟父母说暑假还住宿舍,不回家住,所以现在宿舍还剩了两顶没有收起来的蚊帐。然而李湛现在并不在。按照惯例,每年暑假的开头,如果李湛的父母工作不太忙的话,会请一周的假带她去旅游,而今年他们去的是日本。诸葛婷用蓝色圆珠笔慢慢地填写表格,过了一会儿,微信提醒“azureness”给她发来了一条讯息:
“我这次会去东京、大阪和京都,你想要什么礼物?”
诸葛婷对日本并不了解,所以一下子也想不到什么特别的礼物。本来想让李湛帮忙去浅草寺求个签,但又觉得如果灵验了,却不方便回去还愿,似乎不太好。这个时候,耳机里刚好传来了杨千嬅的声音:
“满街脚步 突然静了
满天柏树 突然没有动摇
这一刹 我只需要 一罐热茶吧
那味道 似是什么 都不紧要”
诸葛婷拿起手机,飞快地打字:
“不然你就给我买一盒日本本土产的茶包吧。就走进便利店里面,看起来最平民最畅销的那种。我一直想知道林夕如果在东京街头随便喝一罐热茶,那罐茶会是什么味道。”
过了几下,诸葛婷看见对话框里面跳跃着一个“ok”的表情包,又看见李湛说:
“如果我看见柏树,也给你捡一片落叶回来。”
诸葛婷笑了,于是她自己的笑声与风扇声、蝉鸣合奏起来,也有了些热闹的意味。她低头看了看刚才空着的“紧急联系人(最好是S市居民)”一栏,一笔一划地写下了李湛的名字。


(三)
踏上越南的国土之时,李湛心里有一丝不安。社团全员投票选择了这里作为毕业旅行的地点,而李湛作为曾经的社长,没有理由不来。可她总觉得,这个地方或许应该留给诸葛婷。
河内、岘港、芽庄、西贡,一周时间匆匆而过,在每个景点里虽是悠游,景点与景点之间却安排得很紧凑。最后一晚,李湛与社团的朋友们在河边热火朝天地吃露天大排档。先是喝酒、狼人杀,再是真心话大冒险,最后大家似乎都有些醉了,说得也有些多了,不免又陷入了对前途与未来的谈论之中。其实他们都有看起来很不错的未来,或是校园春招,或是考研保研,或是出国留学,他们都是那种早早地会把自己的出路安排好的人。可是安排好了出路也不代表不迷茫,何况二十二岁本来就是一个适合喝了酒之后迷惘的年纪。在这场喧闹当中,李湛被江边的风吹得有些清醒,她发现她都不知道面前的河是不是湄公河的一条支流。她突然离席,比划着手势,向服务员要了大排档的wifi密码。手机连接入网络的一瞬间,微信弹出诸葛婷四个小时前给她发的一条信息。算起来,那时候华灯初上,他们刚刚走进这家大排档。
“湄公河边有养蛇的人家吗?”
一层意义不明的迷雾笼罩住了李湛的眼睛,她抬起头,可是越南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工业建设,天空中没有星星。
“这么晚了,睡了吗?抱歉,刚才没有网络,没看到你的信息。我没有看到湄公河边养蛇的人家,不过越南那么大,如果要找,肯定找得到的吧。”
诸葛婷的回复比她想象的要快。
“李湛,我们分手吧。对不起,是我懦弱。”


(四)
李湛想,湄公河畔肯定有养蛇的人家,这和爱情的发生一样,是一桩概率事件。可是找到养蛇的人家,或者试图保住一段不被人祝福的感情,这跟在无意义的人生中找到意义,在无规则的宇宙中创造规则一样,不去做就肯定不会成功,做了也不一定会成功。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