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轼辙】【二苏】新凉

儋州虽处热带地区,但年关将近,天地间还是多了些凉意,时不时有呼啸着的北风穿堂而过。他润了润毛笔,提笔准备写几个字,却发现灯油将要烧完了。此时万籁俱静,已是丑时初刻。
他忽然听见了几声含糊不清的咳嗽声,回头一看,父亲正慢慢从床上坐起,努力地直起腰子。他连忙把一个枕头垫在父亲的后背,并为父亲披上了一件外衣。父亲却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忙。
“过儿,这么晚了还在用功?”
“不,方才收到了哥哥请人送来的包裹,里面有几封信,还有一些调养身子的药。我已经把那药煎上,一会儿您一定喝一点。所以我刚刚点灯是在回信答谢哥哥呢。”
“好、好。那药先不要急!包裹里有你叔父的信吗?”他听见父亲着急地说完,又喘了几声,心里一紧。
“叔父他…他在雷州,大概也没有机会见到哥哥的。想来过几日叔父也会寄来书信的。”
他庆幸蜡烛已经烧完,至少他不必亲眼看见父亲脸上落寞的神情。
半晌,父亲才渐渐回过神来,像是宽慰他又像是说服自己地说了些诸如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的话。
“你哥哥信里说了些什么?”
“啊?哦,除了一般的问安之外,他还提到了幼时与我一起在雪堂玩耍的时光。爹您还记得吗?”
“唉,你们兄弟三人自幼就随我四处奔波,可能反倒是在黄州那几年,至少还是安稳,那大概也是你们童年比较无忧无虑的时光吧。不像我和你叔父,小时候在那巴山蜀水之间过的简直就是神仙日子。两个孩子就那么到处玩耍,稍微大一点就不知天高地厚地计划着要先致君尧舜,然后辞官退隐、夜雨对床。”
“可是手足情深一直还是我们苏家的传统啊。记得离开黄州走水路那段时间日子不好过,哥哥只要找到什么好吃的一定会给我们。这也是从小看着您和叔父学来的吧。”
“是啊,当哥哥的就应该这么照顾弟弟,我实不如迈儿!”
窗外传来几声犬吠,乱人心绪。他拢了拢额前的头发,又是一阵沉默。
“过儿,今晚和父亲一起睡吧!天气凉,不要再睡地上的竹席了。”
他没有反对,脱下外衣,钻到了被子里。本来他不觉得很冷,但感觉到了被窝里的温暖后,他才发现被窝外的风有多冷酷无情。
“爹,哥哥还送来了好些年货,我们过年可以吃些好东西了。”
父亲没有说话,不一会儿就响起了轻轻的鼻鼾。他为父亲掖上了被子,也睡了。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