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蔺苏】点滴(梅长苏视角 • 一)

        在恢复知觉之前,梅长苏先拥有了意识。意识里的内容并不丰富。梅长苏只隐隐记得自己曾筹谋过一件什么凶险非常,却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后来心愿已了,他的人生便没有什么遗憾了。只是似乎他还亏欠着一个人。一想到这个人,梅长苏的心头就涌起一阵暖流。这个人常着白衣,有着俊俏的五官,本可算得上是一个翩然若仙的人物,却被他那大脸盘子和脸上常怀的戏谑的笑而弄得添了几分尘气。梅长苏渐渐明白,他之所以能死而复生,也许就是因为尘世还有他这么一个羁绊。可这个人是谁呢?他凝神细思,一幅二人相处时的画面映入眼帘。
        当时自己躺坐在一家客栈的床上,上半身斜倚在那人胸前,身体已经没有一丝气力,神思也已恍惚,只感觉窝在那人怀中似乎还是温暖舒适的。那人一只手紧紧握住自己的右手,另一只手玩弄着自己披下的长发,把脸紧贴在他的脸上为自己取暖,表情却还是玩世不恭的样子。半晌,是自己耐不住先开了口:
        “我知道景琰想把我葬在金陵,他好时时去探望,而你想把我带回去。可我…可我终究想长眠于这梅岭雪山。父帅与七万英魂埋骨之处才是我这一生肉身的归宿。我答应你,如果人死之后真有魂魄,我必去寻你,到时候我或许附身在你身边的什么器物或是猫猫狗狗之上,你可不要不认得我了。”
        对方还没回答,这段回忆突然生生地被拉扯断,梅长苏的脑海里又是一片黑暗,偶尔有几缕青烟几幅画面组成的乱梦,却又辨不真切。又不知过了多久,梅长苏睁开了眼睛。

        恢复知觉的一刹那,梅长苏倒没有心情去寻思自己脑海里的那个人究竟姓甚名谁,因为他被呛得快要窒息了。他抬抬眼皮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上很重,怎么也抬不起来。他的整个身体都被厚厚的雪包围着,感受着透心彻骨的寒凉。梅长苏忽然明白,无论自己还眷顾着的那个人是谁,他倒是真听自己的话,把自己埋在了梅岭雪山这终年不化的白雪之中。自己临死之前想得倒是痛快,但现在这情景,也真是见了鬼了。
        为了防止自己刚活过来就因为缺氧而死,梅长苏猛地一起身,双腿用尽全力往下一蹬,想要借力站起身来,这样头部或许能突出雪层。可这雪很是柔软,梅长苏不但没有站起来,双腿反而陷进了更深的雪地里。在他死的这些日子里,北风也不知在他身体的上方又覆盖了多少层雪。在这雪堆之中,梅长苏有些绝望。他使劲将身向侧方一顶,没想到这次倒是冲破了皑皑雪层,冰冷而干燥的空气直灌入肺里,给他因为缺氧而快要昏厥的身体注入了一剂灵药。可他还来不及庆幸,就发现自己正高速在雪山坡上旋转着往下滚,身上也裹上了越来越厚的雪,快要变成一个雪球了。他往下一张望,幸好自己那位什么心上人还没把自己埋得太高,这很快就要到底了。雪层柔软,等一下滚到地上的时候大概也不至于会受什么伤,到时候把身上这些雪抖掉就是了。就这样,梅长苏不再思考,任自己的身体被大雪裹挟而下。

        抖完身上的雪,梅长苏开始往雪山脚下那个小镇的方向走去。虽然自己的事情都记不分明了,但关于这皇家秘辛,兵家谋略,历史典故,人文地理,乃至于这梅岭雪山附近的地形,他倒还记忆犹新。梅长苏又暗自骂了骂自己这浑脑子,该记住的记不住,现在连要找的那个人叫什么在哪里都不知道,这些劳什子倒是全都记住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人,知道的东西倒还是挺多的。
        雪山极寒,梅长苏感叹自己被埋的时候虽然被裹上了厚厚的狐裘,却因为刚才跟雪有了亲密的接触,现在还有没抖掉的雪粘在自己身上,就着自己的体温融化,因此冷得直打哆嗦。可他又感觉这种外物带来的寒冷对于自己来说并不算什么,自己以前身体似乎是极其虚弱的,当时感受的那种寒冷是从骨髓里透出的,比现在融雪带来的寒冷要更为难捱。他走了几步,发现现在的自己虽算不上是武人体魄,却也还算硬朗。如果说自己原来是个病秧子,那现在可以说是赚到了。
        快走到镇上的时候,除了冷,梅长苏突然有了另一种知觉——饿。这种饥饿的感觉他是不熟悉的。以前自己天天汤药不断,虽然没有营养,却把肚子灌得是极饱的,再加上常年服药口苦,他是一点食欲都没有,也不知道饥饿为何物,似乎都是在那位白衣公子的威逼利诱之下才记得一日三餐按时进食。现在这病体已脱,饥饿感一上来,那可是一发不可收拾。他感觉自己整个胃都是空的,里面除了一肚子的寒气什么都没有。胃肠搅在一起打摆子,隆隆作响,提醒着主人该是眷顾眷顾它们的时候了。梅长苏于是往衣袖里掏了掏,又往怀里揣了揣,自己身上愣是没有一个铜板。正在惊惶之时,他摸到了自己头上戴的一个玉冠,便取了下来端详。梅长苏看了几眼后,发现自己至少在琢磨玉这方面并不算什么行家里手,研究了好半天,觉得兴许是块蓝田玉,至于是哪朝哪代的料就不甚清楚了。不过看自己这一身打扮应该来自大户人家,似乎还有点江湖气,可能是哪个门派的什么重要人物,身上的穿戴肯定也不会逊色。这块玉拿去卖了,充当行脚费用着,直到自己想办法找到要找的那位公子,估摸着是够了。只是希望这玉冠不要那么巧,是那人送的什么定情信物,要不然把定情信物给卖了,可没自己好受的了。不过嘛,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想来那人也不会希望自己为了保住定情信物饿死在梅岭吧。
        梅长苏打好了小算盘,往镇上的典当行走去。

评论(2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