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蔺苏】点滴(梅长苏视角 • 二)

从典当行出来之后,梅长苏去附近的店铺买了一套平常马队商人的行头,在路边找了个茅厕换上了。他知道自己现在虽然身体状况尚好,但是并没有武力护体,身边也没个能保护他的人,如果还穿着下葬时的那身贵重的衣服招摇过市,很快就会被强盗盯上。
接着,他找到了镇上唯一的那间客栈,吃饱喝足,随便要了一间客房住下。走进那间客房,他就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他转念一想,镇上就这么一间客栈,以前若是住过也没什么奇怪的,便没有多想。劳累一天,梅长苏看这间客房里还有个小澡堂,就叫小厮烧了几桶热水来,准备舒舒服服地泡个热水澡。热水来了,他便把水倒进那个泡澡的大木桶里,自己脱下衣服坐了进去。
水刚烧开,凉了还没多久,烫得梅长苏的皮肤有些发红。水汽升腾在空中,遇到梅岭干燥而寒冷的空气,立马凝成极细小的水珠,在空气间弥漫。不一会儿,已是云雾缭绕。梅长苏躺坐在其中,神思突然有些恍惚,然后便倏地想起了些往事的片段。


那时他似乎是在澡堂外的房间的床上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那位白衣公子的怀里。白衣公子看他醒了,伸出右手刮了刮他的鼻子,又紧了紧他身上的被子,对他说:
“你终于肯醒了?你可昏睡了有五六个时辰了,我还以为你醒不了了!”
他自己当时挺精神的,说话好像也不忌讳,可能也是没什么好忌讳的了,张口就来了一句:
“想必是回光返照吧。”
“嗯,有道理!我也觉得你是回光返照。你现在最多还剩下两个时辰了,说吧,想干点什么?”
“我想泡个澡。今天着实是冷,我想泡个澡暖暖身子,也洗掉身上背负的这些污秽与血腥,好安稳上路。”
既然他已到了生命末端,那位公子便也懒得反驳他什么,唤来小厮打了洗澡水,遣开除了一个蓝衣少年以外的众人,又从包里掏出了艾叶撒进了木盆里,扶他坐了进去。
梅长苏细想着,当时澡盆里的自己似乎是难得的舒适惬意。泡了一会儿,那位公子便轻轻抚上了他的肩背,用恰到好处的力度给他按摩着脊骨,生怕力气用大了会弄疼他,却也不至于轻到让人失去了被按摩的快感。
那人边按,嘴里还不忘调戏着自己:
“怎么样,两年多没有演练了,我这手艺是否还如当年在廊州一般娴熟啊?只是你这肩胛骨上,当年还有薄薄的一层肉,现在可全是皮啦,让我捏着一点手感都没有。”
梅长苏知道自己当时也看得出这位公子虽然装得挺像,却也不过是强颜欢笑,便也没有戳穿,仿佛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浴池调情罢了。而那位蓝衣少年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两人,似乎在琢磨什么自己琢磨不透的事情,眼神中有了些他天真的面庞不该承受的悲伤。
那位公子到底是推拿术高明,也不知道是不是专业的推拿师或是郎中,捏得自己全身的筋骨都畅通了,紧绷的肌肉也全都放松了下来,他的手所到之处,都有一点酥酥麻麻冷冷的痒,却又给人带来无限的舒适与快感。半晌,自己终于发话了:
“你别忙了,要不要进来一起泡会儿。”
“我?我就算了吧。等会儿湿漉漉的还得出来擦干身体穿上衣服才能给你收尸。”
话到这里,蓝衣少年就不乐意了。他一拳向那位公子抡过去,被公子躲开,然后气鼓鼓地来了一句:
“你说过,有你在,不死!”
“我…”嬉皮笑脸满面不羁的白衣公子难得的被梗住了,想不出什么话来应答这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场面沉寂了半晌,又是梅长苏先开了口:
“这木桶硬,硌得慌,你就进来陪我坐坐吧。”
“行,拿你没办法。”白衣公子只得宽衣解带,坐进了木盆,直接把木盆里的他抱起,放在了自己的腿上,让他的上身斜倚在了自己的怀里,手则还继续为他按摩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肉。二人的皮肤都十分白皙,质感却有很大的不同。自己的是像梅岭白雪那样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而那位公子的则像冰玉一般温润。
“苏哥哥,舒服吗?”蓝衣少年睁大眼睛,恳切地问道。
咦,自己姓苏?梅长苏似乎发现了点有用的信息。
“舒服。我已经有十四年没有这样舒服了。十四年了,我第一次觉得一点都不冷,也一点都不疼,全身心都是放松的。所以啊,你苏哥哥现在就要去一个没有寒冷,没有病痛的地方,再也不会咯血,再也不会难受,只是你以后就见不到苏哥哥了。你为苏哥哥开心吗?”
“我…开心。”孩子咧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显然他强颜欢笑的技术远远不如那位白衣公子。只是,他终究在生死面前第一次学会了欺骗,哪怕是善意的谎言,他也从此再也不是那个如白玉般纯真无邪的烂漫少年了。他懂得了他即将要失去那个最宠爱他的人,所以他不能再任性。
“我好累,想睡了。”梅长苏发现当时的自己眼皮渐渐开始打架,在这暖意弥漫,香气蒸腾的浴室里,一阵阵困意也渐渐袭来。
“你大爷的!你他妈别睡!睡了就再也醒不来了!”
梅长苏看到自己使尽了全力要把合上的上下眼皮睁开,想要再和阎王爷抢几分钟的时间,多说几句话。
“答应我两件事。”
“你说了我才知道能不能答应啊。”
“不,你先答应。”
“唉,那好…我这辈子啊,就是欠你的,反正也不差这一点。”
“第一,我死了以后,你还是要按照你上次所说的计划,原原本本地走一遭。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住两天绕道琴大师那儿吃素斋,修身养性半个月,再沿沱江走,游小灵峡,守在那儿看佛光,接着去凤栖沟看猴子,然后再见见未名···”
“停停停行啦行啦!我自己安排的计划我自己记得,就不劳您浪费您吊着的这口气在这儿跟我重申一遍了。直接说,第二件事是什么?”
梅长苏看见自己沉默了半晌
“还有就是之前我在床上昏睡过去之前跟你说的事情。答应我,把我葬在梅岭好吗?”
对方刚点了点头,梅长苏就沉沉地睡了过去,后面的事情他自然是不知道的了。他不知道蔺晨本来还想摇醒他,可是想了想他已经为了赤焰军雪冤,为了大梁家国,操劳了那么多年,即使他终是负了自己,自己也不忍心扰他清梦。蔺晨知道自己儿时上琅琊阁的私塾打瞌睡被先生强行用戒尺打醒的时候有多难受。所以让他睡吧,他已经十几年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就让他在自己怀中,在这温热的洗澡水中甜甜地睡去吧。他也不知道蔺晨就这么在木桶里坐了一夜,飞流也就这么盯着他们看了一夜。蔺晨也不知道梅长苏到底是哪一时刻停止了脉搏与呼吸,只是待他黎明前夕抱着梅长苏从木盆中出浴时,无论是盆中的水,还是梅长苏的身体,都已经冰冷彻骨。从浴室的窗户望出去,能望到梅岭雪山。
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


当然,此时的梅长苏并没有多少时间感慨,他从这段片段里发现了好多寻找自己心上人的线索。比如自己好像姓苏,又比如他要寻找他,可以去霍州、沱江、小灵峡这几个地方找两个叫秦大师和未名的人。接着,他又隐约记起自己前一天在雪山深处恢复了意识却还没恢复知觉时脑海里的那个片段,隐约想起了金陵以及一个叫景琰的名字。景琰…这一代大梁的皇族似乎都是景字辈啊,地点又是金陵,对了,这个景琰仿佛就是大梁而今的七皇子靖王。原来自己还跟皇室有些渊源啊?可是梅长苏想到自己毕竟身份不明,也不知道和靖王到底是何关系,还是不要贸然去金陵拜访皇子的好。思前想后,既然那位公子满足了自己的第二个愿望,第一个愿望想必他也会满足。那么算日子,他现在估计已经飘在沱江上了。因此,自己明日一早应该快马加鞭地赶去小灵峡截住他。
梅长苏打定了主意,从浴盆中出来,擦干了身子,爬上床休息去了。


今天这篇可还满意?虽然写的是梅长苏死前的景象,但毕竟梅长苏现在还活着,所以应该就不算刀了...吧...?然后两个人调情应该算...糖...吧...
然后Lo主今天生日,所以如果喜欢的话请砸评论砸小红心小蓝手来当生日礼物吧!(≧∇≦)

评论(2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