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蔺苏】点滴(蔺晨视角 • 二)

蔺晨来到了当日他埋葬梅长苏的地方,以那个地方为圆心,两里路为半径,带着他爹派来支援他的琅琊阁随从挖了三五天,愣是什么也没挖出来。
蔺晨愣了。如果说梅长苏的墓真是被人盗了,盗贼也应该把他直接抛尸荒野,如果还有点良心便把他就地掩埋,没理由会把他的尸体搬到别的地方去啊。总不至于那伙强盗看上了他家长苏的美貌,决定要把这具因在冰雪中掩埋所以还完好如初的尸体拿回去当成宝贝供着吧。
不可能,不可能。蔺晨心想。即使尸体在梅岭雪山上腐烂不了,运回去也要马上腐烂生蛆了啊。那么难道盗贼良心发现,给他到山脚挖了个正经的墓埋了进去?蔺少阁主百思不得其解。
疑惑之余,蔺晨也知道他带来的随从这几天都辛苦了。这几天他们一行人都是带着干粮上山,困极了就在山脚找个当地百姓的房子借宿。蔺晨想着再这么挖下去也找不到什么线索,便带着随从住进了镇上的客栈。没想到一来到客栈,他就收到了他爹从琅琊阁派来的鸽子。信上说,根据他爹的调查,那玉冠转过几次手,这一开始的出处啊,就在这雪山脚下小镇上的当铺里。蔺晨原也想去这当铺探一探究竟,见他爹这么一说,立马揣着玉冠,来到了典当行。

“掌柜的,这玉冠是你们这儿出手的吗?”
掌柜的仔细端详了一下,点了点头。
“正是。敝处约莫二十几日前见了此物,因它珍惜异常,卖主又似乎急着要钱,要价并不算高,便买了下来。没想到刚隔了没两日,就被一位有缘人买走了。这之后的事情,我可是一概不知了。若是这玉冠的来历有什么蹊跷,那都与本店无干啊。”
梅岭雪山是边境重镇,来往客人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把这掌柜的也锻炼成了生意场上的老手,颇具识人的本领。他见蔺晨穿着讲究却又不高调,气度不凡,就估计是什么不得了的江湖人。这江湖上的事情谁说的清啊?那玉冠是这般珍品,谁知道那日那位公子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要是因此惹上事,他可说不清了。于是那掌柜的赶紧准备了这么一套说辞,想要撇清关系,心中暗悔当时不该贪小便宜收这来路不明的玉冠的。
蔺晨看了眼掌柜的,心想那盗墓贼虽然可恨,但这掌柜的也不过是做生意罢了,不必太过为难,于是便换了一副和颜悦色些的面孔。
“这玉冠的来历是有些蹊跷,但这着实不干贵铺的事情。您只要告诉我那日来当玉冠的人生的什么样子,姓甚名谁,拿了钱之后去往何处了,我保证不再来叨扰。”
掌柜的略微一思忖:
“那位公子执意不肯说出叫什么,我也就没有强问。他身着白衣,身上披着蓝裘斗篷。身高嘛…约莫与公子您相仿,只是体型要比您纤长上许多。面色白皙,只是没什么血色,像是沉疴初愈的样子。他的脸颊修长,剑眉杏眼,头发高高束起,竟还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老夫在这镇上做了多年的生意,都极少见长得如此标志的人物啊…嗯…”
那掌柜的本不至于把每位客人的长相都记得那么清楚,只是那次那位公子相貌确实出众,再加上气质优雅,带来的东西又如此珍贵,这才记得清晰了些。可是他想起这位公子似乎与他有什么过节,又匆忙补了一句:
“但是嘛,他这风度仪态,音容面相,自然是比不上公子您的了!”
补完这句话,他抬头一看,那位公子的面庞竟有些抽搐,不知是因为极度喜悦还是极度痛苦。掌柜的心里一惊,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错话。
“那么知不知道他如今的行踪!”蔺晨一急,直接上前揪起了他的领口问到。
“这…这…小人可就不知了…我…”还没来得及分辨,那掌柜的已经被蔺晨放下。
“您今天说的话对我十分重要,您的恩情我蔺晨会一直谨记在心。若将来有什么疑惑,拿着这个锦囊上琅琊阁,我定会亲自为你解答。还有这银子你也先收下,若是我来日找到此人,必有重谢。”蔺晨掏出所允诺的物件,夺门而去,留下掌柜的半晌没回过神来。
“蔺…晨…?琅琊阁少阁主?”居然被自己就这么碰上了,掌柜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这边蔺晨飞奔回了客栈。他想着如果那人果真是不知因何故死而复生了的梅长苏,那他当完东西后肯定也要先去镇上这唯一的客栈先住上一晚的。于是他急忙找到了客栈的掌柜,把梅长苏的相貌描述了一番。
“这…若真是像您所说气质相貌如此不凡的,在下还真是没见过。”
蔺晨想了想,忽然好像明白了点什么。长苏不会武功,又无人保护。肯定是不敢穿着如此招摇的。去当铺只时是身上没有余钱无法置办新装,当了玉冠之后肯定就换了一副常人的打扮。既然要换,那肯定得是越平凡,越让人认不出才好,也难怪这掌柜没有印象了。
不过,只要梅长苏还活着,他琅琊阁和江左盟联手,必要时还可以向这大梁皇帝求助,找到一个梅长苏岂不是小菜一碟?更何况,梅长苏既然已经醒来,现在估计已经在赶往琅琊阁的路上了,自己只需飞鸽传书老爹在梅岭到琅琊山的沿途一线多派些人寻找,估计很快就能有他的踪迹。只不过这件事情现在还不宜让太多人知道。若是让天下人知道江左盟主还没死,却独自一人流落在外,到时候去寻找他的可就不止琅琊阁和江左盟了,想必还有这十四年来梅长苏得罪过的各个帮派的人士。
失而复得,蔺晨这次做得格外小心。他想着梅长苏那么聪明,即使没有武功,也许还像先前一样体弱多病,想要自保并回到琅琊山大概还是不难的。自己晚点见他不要紧,可千万不要弄巧成拙。

评论(1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