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蔺苏】点滴(梅长苏视角 • 三)

梅长苏在前往小灵峡的路上一直不忘打听未名和秦大师这二人。说起这秦大师嘛,别人的态度一般是“这天底下姓秦的人可多了,大师也不少,你总得告诉我这秦大师是干什么的我才能给你找吧。”梅长苏试了好几次,对于寻找秦大师这个任务就此作罢。至于未名这个名字,虽说一听就是江湖化名,而且是那种取了就是不想让人记住的江湖化名,可是这一来二去的,梅长苏总算还是打听到了些东西。
原来这未名啊,是个江湖剑客,行踪不定。世人所知道的也就是他在小灵峡那地方有一处宅子,却也多半只是座空宅子,只留几个小厮在哪儿看着。梅长苏听闻此语十分高兴。自己本来就是要去往小灵峡,这回要找未名也是要去小灵峡,至少这个方向应当是找对了。
拜访未名的府邸之前,梅长苏先重新换上了自己原本的那套衣服。毕竟现在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他是谁,若是穿着一套普通商人的衣服进府拜访,估计小厮首先就拦着不让进。来到未名府邸之时,梅长苏向来开门的小厮随便编了个名字,说自己是未名的故友云云,请他把未名叫出来。毕竟这个未名听起来与自己甚是熟悉,所以只要能见到他就好办了。无奈小厮告诉他未名行走江湖去了尚未归家,上次传信回来好像说是琅琊阁的蔺晨蔺少阁主让他帮忙去找什么人。小厮说完这话又突然想起自家主人信里提到过找人这件事情绝不能告知旁人,连忙闭嘴了。不过梅长苏倒也没有听出什么异样,因为他还在斟酌刚刚小厮提到的蔺晨这个名字。
“蔺晨...蔺少阁主...这个名字倒是有些熟悉嘛...”梅长苏暗自揣度着。
小厮看着这位客人穿着打扮与气度都不凡,而且隐隐约约记得几年前似乎见过一面,当时也是主人亲自安排招待的,估计是位贵客,于是便也不敢怠慢,上前询问梅长苏是否要在府上先住上些日子,过些日子主人自然就会回来。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家主人现在何处,所以要派人传信恐怕是传不了的了。
梅长苏本不想在他人府上叨扰,可是现在毕竟没有别的确凿的线索,在此处等待估计已是上上之策了。那个未名虽说行踪不定,过个一年半载总要回一次家的吧。更何况他现在已经离家不少日子,或许很快就能回来了。于是梅长苏便接下小厮的话头,任小厮把他带到了府内的一间客房。
“这是我们府上最好的客房了,只是您也知道我家主人整日闯荡江湖,乐善好施,手里也并没有多少余钱,再加上又成天不回家,所以家里的器物也就简陋些,还望您不要见怪!”
“无妨。我何尝不知道未名的习惯啊?再说了,这里窗明几净,窗外竹影婆娑,还能见到流淌而过的沱江水,是再好不过的修身养性之地了。”梅长苏有些心虚,装作很了解未名的样子回答道。所幸小厮也并未发现什么异处。
端坐在客房的几前,梅长苏环顾四周,皱了皱眉头。这个地方嘛,好像也很是眼熟。难道自己又曾经来过。哦,曾经来过也不奇怪,毕竟是故友家嘛。在小厮推门走出客房的那一瞬间,梅长苏突然想起的,却是不知何时,另一个人破门而入的情景。

“哟,这不是蔺晨蔺少阁主吗?稀客啊。”
梅长苏看见自己来了这么一句,心里一惊。原来自己那位心上人就是小厮刚刚所说的蔺晨啊。
“什么稀客啊?我不就是三天没来见你吗?而且我这三天可都是在给你办事啊。小没良心的!再说了,我可听说你这三天跟未名是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啊。刚才我一进来未名就拉着我可劲夸我这个朋友找得好,跟你这亲热劲都快超过我这个故交了。你说说,你这三天与新欢是情投意合,几时想起过我?”
“吃醋啦?”梅长苏看见自己有点犯贱地挑了挑眉,抿嘴笑了一笑。“蔺少阁主也会吃醋?我记得你可是情场老手,当年一天跟三个姑娘相亲,也不嫌腻得慌。”
“嗨,那不是我爹当年不知道我们的事,急着想抱孙子嘛。说起这事儿啊,我可告诉你,我爹喜欢是喜欢你,可我蔺家三代单传,到我这一辈你害的我蔺家断子绝孙了,他老人家可还没原谅你呢。他这次出去云游,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办法去捡一个与自己有缘又有天赋的孩子来继承我琅琊阁的衣钵。”
“行行行,那等老阁主云游回来,我一定带上礼物,亲自上琅琊山登门谢罪。”
“得了吧你。你要真想表达歉意啊,就好好养好身子,别辜负了他老人家当年为你拔毒的一番苦心啊。”

梅长苏看着自己脑海里的这段对话,忍不住笑了一笑。现在他知道了自己心上人叫蔺晨,住在琅琊山,是琅琊阁的少阁主,便一刻也不愿在未名的府上多待了。他向小厮辞了行,奔赴琅琊山的方向,留下小厮暗自奇怪。这客人,说来就来,说住就住,说走就走,什么人啊!


谢谢这两天新fo我的姑娘们。之前写了几篇轼辙一直只有两个粉,自从开始更这篇文后就一直在涨,现在已经有九十多个了,说实话,真是感到受宠若惊的。
这篇文正文大概还有四篇,另外可能会有两三篇番外,敬请期待。
另外,我最近日更是因为最近放假闲着没事做,并不是因为我写文特别勤快。可能等明年二月开了学这里就长草了哈哈。而且我也不敢保证写完这篇可以有新的脑洞。所以到时候如果想取关妹子们请不用手下留情。喵
(*^_^*)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