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蔺苏】点滴(蔺晨视角 • 三)

自从由梅岭雪山启程以来,这一晃又是半年。

蔺晨最初神采奕奕,意气风发,带着琅琊阁与江左盟的人在梅岭和琅琊山之间的地域四处搜寻,想着不出两月定能找到长苏,却没想到整整过了三个月,竟连个人影也没有。蔺晨的耐心一点一点被消磨,心肠每时每刻都被煎灼着。在确定梅长苏已死的那些日子里,他心如死灰,仿佛已经没有任何事物能再于他心中激起一点涟漪。可如今,他的希望一次又一次地被点燃,却又一次又一次被无情地熄灭。每天清晨出发的时候蔺晨都坚信这一日他就能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到头来,却落得个过尽千帆皆不是。目睹了无数次缓缓落于山间的夕阳,一丝丝银白也悄悄地爬上了蔺阁主的鬓间。

蔺晨不是没有传信回琅琊山问过,可他爹的回信却也每每敲碎他的期待。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只要长苏还活着,哪怕他再次违背了他们的约定,回了金陵,甚至去了云南,他也认栽。于是他一封信寄到了皇宫,一封信送往云南穆府,只为求个心安,得到的都是一句未曾见到,字里行间甚至有些埋怨之意,埋怨他不该把长苏丢在那荒山野岭,如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们又能如何?

蔺晨又何尝不后悔自己的决定?那个小没良心的,都失信于他多少回了,他死前的要求自己为什么非要满足?看到飞流三个月前听说他的苏哥哥会回来,直到现在还是日日翘首以盼,他更是自责自己不该过早地让飞流看到希望。第二次失望带来的打击,飞流怎么能承受得了?

本来三个月的日子倒也不算太长,蔺晨自然是要带着人继续找下去的。可是某日江左盟传信过来,他们宗主为国捐躯还不到半年,十几个江湖帮派竟趁人之危,想要瓜分吞并江左十四州。江左盟原来一直仰赖着梅宗主的谋略与威望,现在缺少一个能一呼百应的掌门人,竟有些不攻自破之势,于是恳请蔺阁主出山救江左盟与水火之中。

罢了,蔺晨想到。仅凭一个当铺掌柜的一面之词就调动了琅琊阁江左盟一半的人马,这本来就是为了他的私心,他的执念。他又怎么能断定那个掌柜就不是某个帮派请来攻心的棋子,故意用这番话来引自己调离江左盟大半人手,然后再趁江左无人镇守攻其不备呢?再说了,即使那个掌柜没有说谎,这世上相像之人如此之多,也许那个强盗就是皮肤白净些,盗了长苏的玉冠后又觉得他身上所着的衣物还值几个钱,就一并扒下来自己穿上了,这也不是没有可能。长苏那日是在自己怀里断气的。阳气已灭,脉搏已止,他就绝无再生之机,否则自己又怎会愿意把他葬了呢?自己那日狂喜怕还是因为情感而蒙蔽了自己的双眼,丧失了理智吧。

罢了,罢了。蔺晨想着长苏的在天之灵定也不愿见到自己一手栽培的江左盟就这样毁于一旦。心意已定,他便不再耽搁,一声令下带着人马直接去了江左。之后的日子里他日夜操劳,四方斡旋,虽不如梅郎翻雨覆雨算无遗策,却也在三个月内得以了结此事,算是对得起那人的托付。此事即成,蔺晨明白日后他的琅琊阁已经不可能平衡于所有势力之间而没有丝毫偏倚了,索性命带来的琅琊阁部属暂时留在江左,帮助江左盟处理善后事宜,也算向全天下表了个态:日后这天下第一大帮与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琅琊阁就算是一家了,若是谁再敢来犯,他蔺晨决不轻饶。消息一出,江湖为之一振。


“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把部下留在江左,独自带着飞流走在回琅琊山路上的蔺晨望了望身边的人,一声苦笑着问:
“飞流,你相信蔺晨哥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吗?”
孩子嘟着嘴,使劲摇了摇头,似乎是毫无关联地来了一句:
“苏哥哥。”
蔺晨摸了摸飞流的头道:
“还是我们家飞流聪明,比全天下的人都聪明。我连你苏哥哥都找不到,又怎么可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呢?”




我错了...这篇好像捅刀子了...不过下一章他们就要相见了!相信我!

评论(1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