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蔺苏】点滴•尾声(萧景禹的四生四世)

警告:私设有点雷,萧景禹欧欧西


十四年前萧景禹来到地府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姑姑一家和七万赤焰忠魂。他被安置到了一间空荡荡的房子里,一连数日,任他如何询问,来伺候他的小鬼都不肯解答他的任何疑惑。直到有一天,他看见母妃从房间的门前走过。他大声唤她,她却听不见他的声音,径自离开了。
“母妃竟也来了。父皇他真的如此狠心,连母妃也不放过吗?”
小鬼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叫他耐心等待。萧景禹不想与小鬼纠缠,只好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心里想的自然还是凡间的事情。
母妃走了半天以后,小鬼突然走出房门,满脸堆笑地迎了一位面目狰狞、青面玄衣的鬼判官进来,想来便是阴曹地府的崔府官了。萧景禹微微躬身作了个揖,对方也回了个礼,然后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审判簿子念道:
“萧景禹,年二十八,系大梁国皇长子,曾受封祁王。父为大梁国皇帝萧选,母为大梁国故宸妃林乐瑶。生时力图整肃朝纲、激浊扬清,却遭生父猜忌、小人陷害,冤死狱中。以上陈词,是否准确?”
“是。”
“那好。萧景禹,你生前为了大梁百姓呕心沥血,让无数黎民得以安居乐业,可谓功德无量。作为奖励,你可以自行选择饮下孟婆汤进入轮回台重新投胎,或是带着前世的记忆成为我的一位仙僚。需要谨记的是,作为一名仙人,你将可以看见尘世间正在发生的事情,你的仙力却无法以任何形式对尘世间的事情进行改变,那种无力回天的感受可谓煎熬之至。现在你还有什么问题,一次性问个清楚吧。”
“七万赤焰军、姑姑一家和母妃现在何处?”萧景禹脸上透出了焦灼的神情。
“七万赤焰军中的大部分将士与你的姑姑、姑父和母妃都已经往生了。”
“为什么?姑父戎马一生,保得大梁国境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这难道不算是对人间有功吗?难道他自愿选择了入轮回台?”
“你姑父虽忠君报国,但毕竟长年为帅,身上带了杀伐之气,刀下也不乏惨死沙场成为孤鬼的邻国士兵。让他为仙,恐怕孤鬼们会不服甚至造反,因此也只好让他先入轮回台,看他下辈子的造化了。”
萧景禹有些不服气地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起了些什么:
“那小殊呢?你刚才说姑姑姑父都已往生,那我那表弟现在如何?”
“你的表弟、赤焰少帅林殊现在还滞留在人世。前些天千里眼和顺风耳传来消息说他中了人间百毒之首火寒之毒,全身长满了白毛,舌苔僵硬不能言语,后被琅琊阁少阁主蔺晨所救。现在你那表弟已向琅琊阁老阁主提出要挫骨扒皮彻底拔毒,以便将来筹谋,为赤焰军平反。”
“什么?小殊的想法实在是太幼稚了。赤焰案已结,父皇绝不可能再反悔。小殊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也不知道好好爱惜,做些有意义的事情,真是让人如何放心得下啊。”
崔父官看萧景禹这个样子,就知道他还是放不下,但也只淡淡一笑,没有戳破。
“生者有生者的选择,死者无论如何都不能左右。现在阁下倒也面临着自己的选择,至于您要做些什么,也是我所改变不了的。”
萧景禹自幼就不是一个洒脱的人。除了这一己之身,其他所有的事情都让他操碎了心。小到弟弟妹妹们的学业进展、生活起居,大到年成之好坏,百姓之生计,国家之安宁,每一样都时时萦绕在他的心间。也许这世上没有谁比他萧景禹更笃信“人定胜天”这四个字的了。现在直接入轮回台,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保留着自己的记忆,日后能有什么办法改变也未可知?
看到萧景禹执拗而笃定的抉择,崔府官也不过叹叹气罢了。人各有命。

那些日子天上刚好缺一个千里眼,萧景禹自请去补了这个缺。真正到了天上,萧景禹才发现所谓的“天上一天,人间一年”都是屁话。事实上,景琰上书鸣冤后皇上生了多久的气,景禹就为他这个耿直的弟弟悬了多久的心。小殊火寒毒发的时候尽管强撑着不愿被人发现却还是忍不住皱紧了眉头的时间有多久,景禹一边心疼一边暗暗咒骂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表弟的时间就有多久。景宣或是景桓以赈灾为名中饱私囊不理这饿殍满野的时候,景禹恨不得直接揪起他们的衣领乱拳打死,可是他没有能力这么做。罢了、罢了。每次看见饥民在饥饿与寒冷之中苦苦挣扎的样子,他就宁愿他们能早点结束这一世的痛苦,早日归来,来世或许还能投个好胎。
后来他看见小殊进了金陵,暗中筹谋,以雷霆之速肃清朝政,举荐良臣,他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见景琰慢慢能够胜任储君这个位置,行动作风不乏他当年的气势,想必不出几年这大梁江山就能拜托渐渐式微的趋势,他无比的欣慰。他看见赤焰平反,小殊终于做成了他想做的,然后去了北境英勇抗敌。他竟有些替他高兴。三个月一过,小殊就能摆脱他的一身病骨了。他知道小殊也很高兴。小殊一向对梅长苏这个身份自厌。能以林殊的身份死去,这应当是他最后的光荣。
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有些不确定了,因为在最后那三个月中,他在小殊的一举一动中发现了他对于人间越来越多的眷恋。他渐渐明白这眷恋与那个明明十三年来一直陪在小殊身边,自己却没有过多去注意的琅琊阁少阁主有关。他发现了这里面的矛盾——战死是林殊最好的结局,梅长苏这个身份本身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可是梅长苏有对不起的人,而倔强如他,从不肯白白欠人家些什么。而这未报的恩情,就成了梅长苏眷恋这世间唯一的原因和借口。那么既然小殊自己还不想死,萧景禹觉得自己应该为他做些什么。
萧景禹去翻阅了天庭藏书阁中对于火寒之毒的记载,发现关于火寒之毒的治疗方法,天庭毕竟比人间记载得更详细。除了服了冰续草之后找十个人换命的方法,火寒之毒还有另一种解毒之法。患者如果服了冰续草之后再被梅岭雪山的雪疥虫之王所咬,雪疥虫之王就会被反噬,而患者身上则毒性全解,可享常人之寿。在梅岭雪山的所有雪疥虫中只有一只雪疥虫之王。雪疥虫之王乃天地灵物,享不老之身,只有两种情况才会死亡,一种是吞咬了服过冰续草的病人之后被反噬,另一种则是被另一只雪疥虫咬死,那只雪疥虫则会成为新一任的雪疥虫之王。
萧景禹想起千年仙龄以上可以舍弃神仙的身份换个保留记忆定点投胎为凡人的机会,只不过千年都过去了,前世记忆一般也没什么用了,所以很少有神仙会这么干。而保留记忆定点投胎为动物这件事则因为投胎后身份卑贱,所以只要求十年仙龄。尽管要求低,可是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大多数人还是不愿意放弃神仙的身份成为一个什么动物的。
也罢,萧景禹心想。这个千里眼我反正也当够了,不如就去弄个雪疥虫之王来当当。
于是,萧景禹用他十四年的仙龄换了个身强力壮的雪疥虫身子,然后花了几十天时间想办法咬死了当时的雪疥虫之王,最后一口咬住了小殊的遗体。
萧景禹的雪疥虫一世可谓短暂。这一世他没有作出什么特殊的贡献,所以不能再位列仙班。于是经过了大梁皇长子、天庭千里眼和雪疥虫之王这三生三世之后,他终于无悔地喝下了一碗孟婆汤,踏入了轮回台。
崔府官看着这个人,冷笑一声,对手下人说:
“这家伙,懂得舍己为人,当皇帝确实是个好材料。下一世就让他好好当一次皇帝吧。”
十个月后的一天,萧景琰在得知小殊死讯后第一次开怀大笑。因为这一天,他同时收到了蔺晨飞鸽传来的小殊死而复生回到了琅琊阁的消息和后宫传来的皇后诞下皇长子,母子平安的喜讯。


最后景禹成了自己儿子的弟弟和自己弟弟的儿子这个私设好像有点奇葩233333
不过毕竟祁王大哥他自己不记得了嘛,所以不要介意了哈哈哈
虽然这一章好像跟蔺苏没有太大关系,但是因为整篇文是蔺苏的,所以还是继续打蔺苏tag了
虽然这是尾声了但是以后会有番外!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