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蔺苏】点滴•番外•第一日

这个番外承接《点滴》结局,写的是阿苏从梅岭意外复活回到琅琊阁后的日常,基本上都是一些甜甜的小梗。不过事先说明,Lo主真的不会写肉,所以两个人都只会耍嘴皮子。


话说那蔺晨抱着长苏晃晃悠悠地就上了琅琊阁,留下小飞流在后面撅着嘴做鬼脸。彼时天色已晚,二人见老阁主房中烛光已灭,就决定第二日再去给老人家请安。回到房中,蔺晨吩咐人端了桶洗澡水过来,二人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雾气缭绕,暖香蒸腾,连日舟车劳顿的长苏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正迷迷糊糊地准备与周公对弈之时,一阵清甜醇厚的香味直往他鼻子里钻,他甩了甩脑袋醒了过来,发现蔺晨早已穿好衣袍,搬个小板凳坐在木桶旁边不怀好意的斜嘴笑着,这手上嘛还端着一碗刚煮好的粉子蛋。
“哟,你可算醒了!我刚叫人给你做了碗这个。味道嘛,肯定不如吉婶儿做得好,但人吉婶儿人在江左盟总舵呢,一时也过不来,你就先凑合着吧!”
长苏满意地笑笑,伸手要去接那个碗,拿碗的那个人却将手一抽,让他扑了个空。长苏正疑惑着,便见那无赖用手指点着自个儿的大脸盘:
“来来来,亲一口才准吃。”
“滚!你大爷我不稀罕!”
虽这么说着,他的肚子倒是十分不合时宜地咕隆了一声。长苏想着自己今日一大早就火急火燎地往琅琊山赶,一粒米都还没进肚,而这小兔崽子现在还在这儿调戏他,心里有些窝火,一个嫌弃的眼神甩过去。
然而蔺少阁主是出了名的脸皮厚,并没有吃这一套。本着山不过来我过去的原则,凑过去在他家长苏脸上啄了一大口,然后才顺手舀了个芝麻馅儿的汤圆杵进长苏嘴里。
“你自个儿拿着吃吧!我还得找人稍微收拾收拾你房间呢!洗完澡穿上旁边小榻上那套干净衣服啊!你刚才穿的那是什么玩意儿!”


待长苏吃饱喝足,换上自己曾经的衣物来到里屋的时候,少阁主已经侧卧在了床上,翻阅着一本不知哪朝哪代传下来的野史。梅长苏看着好笑,坐在床边问道:
“少阁主大半夜的鸽占鹊巢,身子占了我大半张床,是想干嘛?”
少阁主并不恼,理直气壮地对答道:
“给你暖被窝啊!好心当成驴肝肺!”
梅长苏这才想起这回回来还有好多细节没来得及跟他讲,想着来日方长,现在也不忙,便也只回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我现在身体已与常人无异了。不信你摸摸我的手,大冬天的是不是还热乎着?”
蔺晨握了握他的手,确实是温润舒适的好温度。蔺晨想着是不是刚泡了澡的缘故,于是给他把了把脉。一摸他脉象不得了,蔺晨脱口而出:
“竟真有这等奇事!世间还有如此妙手回春之法,看来我琅琊阁很快就要无人问津咯!”
不过蔺少阁主并没有在自家生意可能要做不下去了这个悲伤的消息中沉浸多久,而是马上咧着嘴笑了起来:
“这么说,你现在不但可以享常人之寿,而且……”
梅长苏看他故意弄出来的色迷迷的眼神,便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此事我自然也是期待多年,只是今日确实累了,还得留待日后。明日拜见老阁主的时候,我再仔细跟你们讲讲我这几个月来的经历。”说着,梅长苏挪上了床。
“行吧,那好好睡!只要你在我就安心了。”蔺晨看见长苏不但没有推脱,而且还不仅仅是默许,而是用了“期待多年”这样的字眼,不由得心花怒放。
于是蔺晨吹熄了床边的蜡烛,长苏为身边自诩体魄强健便只盖了个被角的人掖好被子,二人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二人起床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蔺晨把长苏摇醒的时候嘴里还在嘟囔:
“看来你现在身体真是好了,睡得这么死。以前不是稍微有个风吹草动的就会醒吗?这下好了,老爷子肯定已经在晨练了,看我们现在才起肯定以为我们昨晚干了些什么!”
“慌什么?就算干了些什么又如何?”
蔺晨看见这人现在变得这么厚脸皮,惊觉赤焰之案到底压抑了他多少天性。
二人整理好仪容仪表,用完早膳进入老阁主卧房之时,老阁主已经在吩咐厨房中午多炖只鸡了。看到与自家儿子一起进来的自家侄子,老阁主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惊讶。
“回来了?昨夜你们从山下上来的时候我就看见了。回来就好啊!回来就好啊。”
蔺晨想起昨天自己直接把长苏打横抱上了山,不由得脸皮一红,不过又马上恢复了常态。
“晚辈当日一意孤行,命丧梅岭,让您白发人送黑发人,此事晚辈一直心里有愧。古语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晚辈知道自己的过错,不求老阁主原谅。但而今或是得神灵所助,竟得以起死回生,愿长侍老阁主左右,以报救命之恩,以赎当日之罪。”
“嘿嘿,长侍我左右?听着倒也冠冕堂皇,其实还不是看上了我儿子?我虽年迈,也还用不着你侍奉。看你回来我就安心了,过几日便启程再去云游,你们不必挂心。唉,不过就是你一回来,我蔺家的香火还是得断啊。罢了罢了,反正你林家的香火也断了,彼此彼此啊。”
蔺晨看自家老爹这么说,可就有些不乐意了:
“嘿!就算长苏不回来,您以为我蔺家的香火就传得下去了吗?再说了,我这一棵树上吊死的性子还不是遗传您?要是娘过世之后您肯续弦再娶,现在您的孙子外孙子都能煮鸽子了,哪还用惦记着我给您传香火?”
“哟,顶上嘴了?”老阁主一向开明,见儿子与自己拌嘴,脸上也还是嘿嘿地笑着,转身要走出门去:
“行,我这次去云游,保准给你俩捡个孩子回来调教。我看人的眼力可是一流的啊!哪像你俩,好不容易捡一个孩子回来还是个脑子不好使的!”
老阁主还没出门,就被吓了一大跳,因为一个一直坐在门梁上没被发现的蓝衣少年突然两腿勾着门梁身体悬了下来,正对着老阁主的脸吐了个舌头。




求评论~喵~

评论(1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