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蔺苏】When you're gone.

这是一个宗主走后的阁主日常段子集,共26小段,以26个分别以26个字母开头的单词贯穿。
先苦后甜。今天这篇是建立在宗主离去的基础上的,过两天会再以同样的形式撸一篇白头到老的。

A•Autumn
秋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B•Bed
空床卧听南窗雨。

C•Comb
玉篦梳不尽,三千烦恼丝。

D•Doctor
“大爷,您这诊费不用付了。日后清明七月半记得给原来那个琅琊榜首烧点纸钱。他生前也积了些孽缘,手上多几个钱总是好办事。”

E•Egg
“吉婶儿,现在粉子蛋怎么不加糖了?”
“我从来都不加的。以前估计是宗主知道你嗜甜额外放的吧。”

F•Fire
“小飞流,快来给你苏哥哥烧纸钱。烧了他就能拿着用了。”
“可不可以烧飞流?飞流不怕疼。”

G•Glory
我是琅琊阁主。他是大梁皇帝。她是镇边郡主。我们都受万人敬仰。繁华三千,换不回我们心中的他。

H•Hot
今年夏天真他妈热。还记得你的身体比竹席都好使。

I•Isolation
躲进小阁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

J•Jewelry
那年你走之前把玉冠留给了我,今天飞流成年,我亲手把它戴在了他头上。转送你送的礼物,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K•Knowing
既然一开始就知道结局,为什么还是会深陷其中。

L•Limit
人能做的总有个限度。人斗不过天。

M•Moon
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N•Numb
渐渐地忘记了难受,只是盯着那片梅林发呆。

O•Ocean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

P•Pillow
我用的枕头都是你用过的。有从北境带回来的,有回金陵苏宅搜罗的,有去廊州讨要的。一开始的时候上面残存了你的味道,后来渐渐淡了,却还是舍不得扔。有时候按照你当时的药方蒸几碗药来熏这个枕头,做出来的味道倒也能自欺欺人了。反正久了嘛,味道也真是记不太清了。

Q•Quilt
被子也一样。

R•Rain
清明前下了场雨,你的坟上长了一棵小竹,所以我现在该叫你江左竹郎了吗?

S•Spirit(取其“烈酒”的含义)
以前说好逢年过节给你洒照殿红喝,今年怕浇死那棵竹子,你就先忍忍,等它明年它长壮一点儿再喝吧。

T•Tea
照殿红没有了,武夷茶你可以可以来点儿,解解馋。

U•Umbrella
下雨的时候,飞流总是去为那棵竹子撑伞,直到我告诉他竹子要多喝水才长得快他才作罢。

V•Victory
今天云南传来消息,霓凰亲自挂帅,又胜了南楚,可身体却不比当年了。春去秋来老将至啊。

W•Whim
今天心血来潮想去小灵峡看看故友,你的坟暂时由黎纲照管。小别勿念。

X•Xenophobia
去完小灵峡顺路去金陵转了转。你发小很好,我们好好聊了聊。但是他那些大臣们烦得要命,明里暗里地向你发小表示我毕竟不是大梁人,让他小心为上。我也不想让他为难,没待几天就带着飞流回来了。时间长了,毕竟生疏了。还是在家里守着你好啊。

Y•Yam
老了。牙口不好了。除了喝粥也就能啃啃山芋,真是没有意思。哦,你那十几年也是这么过来的吧?苦了你了。

Z•Zenith
“我死后,把我迈到琅琊山顶,把阿苏的坟迁到我旁边。我陪他一起遥望他大梁的大好河山。”

评论(2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