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楼诚】青海湖(二)

目录

Warning:

  1. 文革背景,但没有批斗没有牛棚也没有干校。可能不太现实,但实在不想写得太难过。谬误都属于我,欢迎指出,谢谢啦!

  2. 是一个苦中作乐的故事,而且主要是乐。没有内涵没有肉,有可能OOC。

  3. 没有明显主线,以生活小片段为主。

  4. 灵感来自电影《牧马人》。

———————————————————————————————

明楼睁眼的时候,明诚已经走了。他做好的早饭还在床边——奶白的糌粑,一壶浓茶没加酥油。明楼还是喝不惯酥油茶的味道。

明楼揉揉眼睛去洗漱,他有些恍惚。以往自己睡眠浅,明诚起床时自以为轻手轻脚没弄醒他,其实他都已经醒了。等明诚换好衣服走出房门后他便翻身到明诚刚刚睡过的位置再眯一会儿。他有些贪恋他枕头上的气息和被窝里的体温。不过等明诚端着牛奶三明治或是阳春面又或是豆浆葱油饼回到房间来的时候,他一般已经叠好被子、换好衣服、打好头油,坐在桌前就等开餐了。明楼端起木盆走出帐篷,把洗脸水随意洒在草地上。他不知道是辽阔的草原让他精神松懈了,还是尽管时局混乱他却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这一事实。人心力交瘁的时候往往是很有用的时候,几时能睡个安稳觉了,大概就是真成了个闲人,这也没什么不好。

 

明诚那天看着牦牛在湖边喝水的时候遇上了好久不见的格桑。格桑看见她,不管自己的牦牛,欢快地朝他飞奔过来。她的牦牛吃着草,也慢悠悠地向主人奔跑的方向靠拢。

“爷爷!好久不见!”

明诚咧嘴一笑,眼角嘴角扯出褶子。

“叫我爷爷?我有那么老吗?”

小姑娘撇撇嘴,有点疑惑。藏区婚育早,自己的爷爷其实比明诚爷爷还小两岁。而且年龄大不是智慧的象征吗?真搞不懂他们这些汉族人。

明诚看小姑娘好像真的以为自己生气了,连忙拍拍她的肩膀:

“要叫我爷爷也行,先教我藏语的‘爷爷’怎么说!”

小姑娘也机灵,明白了爷爷是在捉弄自己,马上抬起了杠:

“那爷爷要教我汉语!”

“那你还得教我哪个地方的草最适合放牦牛。”

“那你再教我算数!”

明诚和格桑拉拉勾,建立起了和谐的合作关系。

 

傍晚明诚把牦牛赶回生产队的驻地。落日斜晖,风吹草低,明诚看见了躺在草地上的明楼。明楼见被发现了觉得没意思,便坐起来吟诗几句: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是是是,相顾无相识,我的牦牛差点把你当成草地直接踩过去了。”

明楼不管,继续摇头晃脑:

“那就是‘感父老之呼觉兮,恐牛羊之予践。’”

明诚手一提,一鞭子抽过去,角度和力度都正好,鞭子从明楼头上呼旋而过。

“大哥今天诗兴大发把我挡在门口,饭谁做啊?是要餐风饮露还是您采薇去?”

明楼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

“你现在光管你的牦牛不管我了,我只能自力更生了。进来吧,饭已经做好了。”

明诚撩开帐门,看见做得似乎很不错的风干肉,屋里还多了一台不知道明楼从哪里弄来的老旧收音机,心情很愉快。及时知道现在外面的疯狂程度还是有必要的。明楼看见明诚心情好自己也感到快乐。


评论(1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