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楼诚】青海湖(六)

目录

Warning:本节放飞自我,可能会有小伙伴觉得挺OOC。

———————————————————————————————

在观察了几天之后,接羔一线的同志终于放心让明楼动手。没想到他遇到的第一胎就是个异常胎位,需要助产。同志刚准备去找人,明楼居然已经一手捧着它的头一手扶着前肢把小羊羔轻轻抱了出来。一旁的人都刮目相看。明楼淡定地擦拭了小羊羔,温柔地哄着小羊羔喝了初乳,心里想的都是一会儿要怎么向明诚得瑟自己又多了一个新头衔——助产师傅。

明楼回到家心里高兴,看明诚还没回来,就去做饭。他做饭次数不多,找东西翻来翻去,发现明诚随身携带的装糌粑的“唐古”袋子根本没拿。他看着袋子,有点生气。今天他刚听人说起今年因为回春晚,农区播种时间也晚了。估计明诚也听说这件事,琢磨着到时候作物成熟的时间恐怕也得往后退,所以现在能省一点先省着。明诚一贯有经济头脑,如今开源很难做到,只能节流,这个他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气他怎么也不跟自己商量商量,自己就连午饭都不吃了。明楼生着气,饭也忘记做了,过了一会儿明诚进了屋。明楼不跟他打招呼就指指桌上的袋子问:

“你这怎么回事?”

明诚今天出门一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谁惹了,一肚子火,跟明楼对冲:

“什么怎么回事?你没事把这些锅锅碗碗的都拿出来弄这么乱又不做饭,搞撒么子?”

明楼气也没消,理直气壮:

“做撒饭?吾当侬覅切饭了!”

“行,都别吃了。”

明诚觉得明楼火发的不可理喻,摔门走了出去,也不知道去哪。毕竟午饭和晚饭都没吃,又在外面跑了一天,他渐渐感受到胃里的烧灼感,一阵一阵的。他拍拍肚子,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么大年纪了,两个人为了这点小事吵架,果然是嫌日子过得太无聊。两个人这么一闹,大概是摆开一副“谁吃晚饭谁认怂”的架势。这么一想,他又有点担心大哥的胃病会犯,但过一会儿就打消这个念头——吃的东西在家里,药也在家里,他要是非不吃的话疼死活该。倒是自己要不要去谁家蹭顿饭呢?算了这也太丢脸了。

明诚晃悠够了打道回府,在半道上发现羊圈里有狼,新下的小羊羔都被咬死一只了。他刚想叫人,突然发现自己身后还远远地跟着一只,意识到自己不该初春夜晚独自一人在草原上乱走。他一激灵,快步跑向前,狼也跟着加速。他算准时机突然抄起马厩边一根铁马棍从下往后上一戳,狼因为惯性接着往前扎,那铁棍直接戳穿了狼的喉咙,狼当即毙命。明诚又赶紧叫了附近屋子里几个人一起去打狼。几个年轻汉子跑出来,有的拿马棒有的拿火把,好容易才把羊圈里的狼赶走。

明诚折腾完这一番回到家的时候夜已经静了。他轻轻推开门,看见大哥早把屋子收拾好,躺在床上呼吸声已经均匀。他蹑手蹑脚爬上床,因为饥饿而睡不着,又不想起床做饭把明楼弄醒,过了好久才迷迷糊糊,却感觉到大哥坐了起来。他撑开眼睛,也坐起身。

“你去那么久,还知道回来。”

明诚怕明楼担心,没说狼的事情,笑了一下。

“大哥突然醒了是不是胃不舒服了?我去弄点吃的吧。”

明楼拽住翻身下床的明诚的手肘,明诚转头看他。

“以后有什么计划都先跟我商量商量,别老觉得自己年轻身体能扛。你也没比我年轻多少。”

明诚点头,下床做饭,明楼也跟着帮忙。后半夜,他们的小屋升起炊烟。

———————————————————————————————

Good night to all the other sleepless souls.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