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捍东蓝宇】晚秋

Warning:性格情节可能都会有点争议性

———————————————————————————————

后来我的生活大概还算理想。

第二段婚姻的时候,我已经学会了怎样在文明年代做一位称职的丈夫。我学会了沟通。我学会了考虑对方的感受。我在她问我新套装是否合身的时候提出中肯而绅士的意见。我们一家三口在温哥华冬天不那么潮湿的日子里一起去公园,我和她坐在野餐布上吃番茄火腿三明治,看小女儿和肤色各异的孩子们一起往天空中抛五颜六色的费里斯比。

 

是的,我们有个小女儿,这说明我们时不时做爱。我本来也不是没有爱过女人,所以再次进入女人身体的时候也很习惯。我们偶尔做爱,高潮零星。高潮带给我的快感是珍贵却单纯生理性的,就如在温哥华难得地吃到了顿正宗的驴肉火烧一样,值得高兴,但吃完了也就完了,没有什么情感意义。我一开始的时候担心她会对性生活不满意,但她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我也就不去打破这微妙的平衡。人都是有故事的,而每个看似平凡的人的故事之复杂程度,说出来都可能让人瞠目结舌。所以如果对方不说,我也不问。两个自愿的成年人的婚姻,没什么值得诟病的。

 

温哥华的一个晚秋连绵地下了几场雨,空气被濡湿。我们两个中国人看着红销翠减之景,都隐隐有些从骨子里传来不好解释的伤春悲秋之念。那天晚上风雨大作,我们紧闭门窗做爱。那次我们都在胀痛中感受到了些应有的欢娱。事后我点了一根烟,在烟圈中怀想曾经的某日与某日。她不满烟雾缭绕,打开了窗,狂风暴雨突然间裹挟整个秋夜蓬勃而入。她观察我抽烟观察了半晌。

“给我讲讲他吧。”

“谁?”

“他。单人旁的。”

“你怎么知道的?”

“感觉得到。别担心,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故事,如果你愿意讲的话。”

于是我就讲。讲了北京的一个冬夜我给他围上的一条围巾。讲了我决定离去的时候他问我老板你要哪个姿势。讲了他唱得不成调的国际歌,还有我最终也没有教成的划拳。我们聚散悲欢后找到了勇气不顾世人眼光,却没有躲过无常。雨声仍旧潺潺,呼吸时闻得到水气。她也点起了一支烟。我有些惊讶于她的熟练。

“你想他吗?”

“很想。但我得承认,反而没有我跟静平在一起那几年那么想。那几年中我每一天都想抛弃一切去找他。现在反而平静了。命运的决定,只能悲哀,无需挣扎。”

“你常梦见他吗?”

“不。我一直逼自己保持清醒,接受现实,所以这个习惯也延续到了梦境中。即使在梦里,他也从来不会起死回生。我不想再去找个模样相似的小年轻,喝酒嗑药弄出幻觉之后对着他的名字叫蓝宇。那样没意思。不过你呢?你既然早就感觉到了,为什么要嫁给我?”

她想了想,从上面越过我的身体,把烟按灭在了靠我那一边放着的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

“不知道我这么说你能不能理解。一直以来对于我来说性都不是必要的,好的交欢就像吃到了冰激凌,我会偶尔想吃冰激凌,但不会渴求冰激凌,也不会要求冰激凌必须得是我爱的人给我做的。”

“那其实和我现在挺像的。”

“是。不过你是因为心死,而我可能是天生这样。我爱过几个男人,爱得都轰轰烈烈,但最后都因为我对床笫之私的淡漠而结束。我仿佛少了一个证明我的爱的工具。后来我累了,又遇到了你,发现你有我想要的平静,又不想要更多,所以便决定和你在一起了。我有很强的母性情怀,很想生个孩子。”

“我知道我可能没有资格问这个问题,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不以爱为原因把孩子带到世界上是不是对孩子不公平?”

她不以为意地笑笑,蜷缩进了被窝里,雨就要停了。

“你不必想那么多。我们爱她,家温馨和谐,这对她就是最好的成长环境。爱的惊天动地却天天因为现实原因争得死去活来就是对孩子好了吗?”

我沉默,也把身子陷入了被窝里。

“诶,你好几次提到洗发水,他到底用哪个牌子的洗发水啊?”

“为什么问这个?”

“我觉得你活得太清醒了,太累。我想把你的枕头用那种洗发水泡一泡,你闻着这个睡觉,兴许他能入梦。”

我懒得执拗,又觉得之前我确实对自己太严苛了,好像一刻不停止痛苦就不算是对他的悼念。其实又何必非要阻止自己在梦中再次拥住他的臂膀呢?

她快要睡着了,把我搂在怀里。女人的胸脯确实柔滑如凝脂,让我在一瞬间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我婴儿时代把我这样抱在怀里的,我的母亲。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