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楼诚】梦

目录

阿诚在梦中见到了一个老爷爷,看起来挺有威严,但说起话来又很亲切。
“你是阿诚吗?”他伸出手,想摸摸阿诚的头发。
“我是啊。您是谁?”
“我是你的...唔...爷爷”老爷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爷爷!”
孩子丝毫没有质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他问他:“爷爷,您知道我的爸爸妈妈在哪里吗?我现在的妈妈,她好像不是我的妈妈。”
“啊...”爷爷恍惚了一下,然后诚实地说:“对不起阿诚,我也不知道你的爸爸妈妈在哪里。但是我能够预测你的未来。”
“我的未来?”孩子的眼睛突然明亮了起来,他是想要有个未来的,但是他不敢想。
“是啊,”老爷爷把手搭在孩子的肩膀上,“你的未来非常的光明。你会遇到你的哥哥、姐姐和弟弟,有一个家,学很多很多的东西。你会和你的哥哥并肩作战,打败作恶多端的坏人,成为一个大英雄。你可以活很久很久,变成一个像我一样的老爷爷。”
老爷爷略去了其中的隐忍与艰辛,他边说边刮了刮孩子的鼻梁。
孩子渐渐伸展开了蜷缩着的身子,放松了下来,他的脸庞上映着细碎的月光。
“爷爷我饿了,你能给我一些吃的吗?”
“当然,当然。”爷爷不知道是从哪里变出了一碗阳春面,看着孩子吃。可是他有些抱歉,因为他知道即使是在梦中吃到了东西,早上起来饥饿感仍然不会消失。不过,至少对未来的憧憬不会像梦中的面条一样转瞬即逝。


明楼被明诚用钥匙开门的声音吵醒,他看见爱人拎着一袋子热腾腾的早餐回来了。窗外小楼的墙上长着生机勃勃的爬山虎,如同这个刚拨乱反正的国家和这个校园里欣欣向荣的一切。
“起床吃早餐了!二食堂今天的油条炸的真香,再不吃就蔫了。”
明楼不知为何心里一热,便回复:“谢谢亲爱的一大早起来给我买早餐。”
“怎么突然肉麻?这也不早了,都八点四十了。”
明楼用戏谑地眼神看着明诚,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边说边哄堂大笑:
“昨晚我梦见你叫我爷爷。”
“什么跟什么呀?早餐别吃了!”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