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楼诚】楼诚三周年一个文单

我的天哪
“多少往事 凝在心头”

欲雨袭风破晓时:

今天也在努力地扫文推文呀:



庆祝楼诚三周年而整理的文单,给新入坑的朋友导盲以及给老朋友们温习




三周年快乐!




收录那些经典的楼诚文、楼诚作者(不含衍生),没事来走个心呀找回初心?




PS:不收录任何争议较大的、被撕过的楼诚文




按作者整理,放到文单上的只是作者的一部分文,更多请进入作者主页。答应我,一定要进入作者主页看看。




部分作者被封号,文章从外站引了链接
















恋爱脑与乌托邦




《江河万里》




《绝望的浪漫主义》




《江北之墟》








mockmockmock




《别日何易》




《如此夜》




《As You Like It》








Lantheo




《当以歌》








汤圆圆软绵绵(贺兰)




《桃李春风》








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是生离更痛还是死别更难过》




谈一段成熟的恋爱是什么感受?








chloec




《许多年》








人间抽风客




《少年事》




《百年》




天行健











《殊途同归》








美人赠我糖葫芦(美人赠我蒙汗药)




《怜光满》




《宇宙中心爱情故事》




《心花》




天涯霜雪




何惜一行书




《故人长绝》




匆匆岁月多少年




芙蓉為裳




《故国三千里》








北歌南唱




《当时明月在》




《似是故人来》








清和润夏




《地平线下》








疏山问竹




《山河旧事》




江山涉水








特能苏




《悲观主义的浪漫》








蔚山沉没




《情人》




《零年》




孤独








柴临




《孤红》




隔山灯火




《严霜不杀》




《云开处》




方舟








云初




《十八相送》




《孔雀东南飞》








望春花




诗歌与芭蕾终将毁灭(共产主义毁了诗歌和芭蕾)




捉迷藏




受伤








一握灰




吞拆入腹








各种穿马路




《致俄尔普斯的十四行诗》




江月何年初照人








sssiy




《无题》




《应不识》




《皆非》








烟草一川




霜华重




蝶恋花





不要吸(不要污)




梦魇




惊天八卦!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不为人知的地下情!








虫子




《世界以痛吻我》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大浪漫主义》








不羡归




“阿诚”




逻辑与糖








柳伯




《你好,梁同学》








我竟然这么帅




物质泛滥的今天,什么才能算真正的爱情?




错过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是什么感觉?




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什么感觉?








继晷




《深宵冬·故国远》




《云间夏·少年行》




信如唔








旧事重提




《不朽》




初告白








autistic-RG




《夜巡》








mingliuju




《浪漫》








眉衡




《威风堂堂》




《戏文》








澄江一道扁舟子




《戏中戏中戏》




《总而言之》




半蝴蝶效应








简装书走肾版




《危险游戏》




《局中局》




《信息素》








der eisberg




《隆冬之城》




《鸣沙》








脑坑专用土




《杏林不种杏》




《雷雨欲出行》








中中级




檀木




桃树




柳枝




在月光里








蒜泥蛋黄酱




《重影计划》




《黄金劫》




《破局》








尚有婵




《杜鲁门主义》








汇丰银行231




霞光如栖




别来沧海事




旧事








谁道破愁须仗酒




《并辔》




我往矣




二十四节气篇




数字篇








青山有鹿




《明家七物》








虽然我动的少但是我吃的多啊




《红日》








夜鸦




养蛇




补瓷








锦小路




《三面夏娃》




《影帝日常》








Icarus




断章




有人从雨中来








笙歌慢




百年欢愉 Cien años de felicidad








梅酒梅




慈悲城








相顾以忘言




芦花深处




克氏外科学








荔欢




从前慢








Tante




《理想国》








兔子窝




《明家旧事》




《巴黎风雨》








彩可夫斯基




《一字无题处》








貂丁




一段相声




阿涛ckann




《长歌行》








小满




《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别日相逢








蔷薇的花园




电影系列之色戒




Mr&Mr Ming








倾海




餐桌上的流浪




养鹿








尘唐




明先生








聆泠_懒萌懒萌




《清茶与醇酒》




一根棉签




灵魂伴侣








Airy Day




《并著兰舟》




《似水流年》




《现世安稳》








谦金




《定南城》








惟扬Keane
《阿诚的十戒》




寒山一带伤心碧




《孤星》




《守卫者》








Aster




冬夜








迷鹿




《星空》




《金荷志》








雨柠




《三十年》




《方法论》








农家草莓铺




《心码》




永海








Maoer




《意志与梦想》








青卿




鸱吻与清水砼








RoxanneTse




《七百年后》




你的名字 我的姓氏




男孩像你








yanzhidao111




《江山风波恶》








Glitter Tears




《Promised Land》








假装不经意




江枫渔火对愁眠:楼诚在每一个夜晚(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爱情寓言:此情赋予东流兮(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箭在弦上:楼诚未被看见的爆发力(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发条包




情流感菌








毕业为重(晴晴)




食粮




光散落地方








夜绕千百回




《毒蛇与青瓷》








浪味仙侠




小冤家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阿司匹林








回回




明日








黄桃罐头




食味








便当当




演员的自我修养




Over the Rainbow








波妞Ponyo_w




第一人称




第二人称








谢荼




江山灯火








悟能师兄




枪火




没有火不会有烟








坂田氏推土机




花吐症




长野号
















诶,恭喜我垂死挣扎成功,一晚上搞完了这个整理




好了我现在该去补作业然后补觉了




其实我漏掉了不少作者,然而我实在肝不动了,现在是凌晨5点实在太困了




有时间再补回来吧




其实本想每篇文章后面摘取几段放上来,但是碍于时间问题,没做到




所以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希望大家能在评论处评论一些自己喜欢的楼诚文中的选段,注明作者和出处




也算是一种形式的回忆初心了hhh


无cp洁癖预警

想看《银发白》做bgm的楼诚视频(岁月流逝从容老去)
想看《夕阳之歌》做bgm的蔺苏视频(相伴走到最后一日)
想看《藤萝月》做bgm的苏凰视频(退隐云南)
然而不会剪
好希望有太太认领脑洞啊

读《盐的故事》

最近有空,重新读了口罩太太的《盐的故事》,看见封底处引用了杜甫《赠卫八处士》中的“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二句,觉得故事与诗可以说是互为注解。对于故事来说,这首诗是其情感的浓缩;而对于诗来说,这个故事是诗中重逢的扩写,把诗中的相逢之喜具象化、生活化,尽管与诗的时代背景迥然相异,却表达出了极为相似的情感。

然而《盐的故事》虽然承接了《赠卫八处士》诗中的神韵,在情节上却有很多不同之处。其中一个明显的地方就在于《赠卫八处士》中与主人公重逢的即是故人本身,诗中“忽成行”、“罗酒浆”的“儿女”只是一个陪衬,他们的童稚无知正反衬出了主人公与故友经年累月的沧桑。而《盐的故事》中楼诚二人重逢的却是明台的儿子明维夏,说是重逢,实则这两位伯伯与这位侄子素未谋面,“一晃眼,你已经比当年你爸爸和我们分开时的年纪还要大了”。于是明维夏一方面成为了“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的具体体现,另一方面却在与两位伯伯一次次的接触与亲近当中完成了对明家亲情与“故意”的传承。这比单纯地安排明台与楼诚二人重逢更有打动人心的深意。(何况二人与明台重逢的情节在《别日何易》的苏黎世篇中已经出现过,彼时明台正值壮年,那句“楼先生,程先生,我们这叫志同道合、一见如故”给人带来的又是另一种感动)

故人陡然相聚,而世事已大变,短暂的相会后又将会是不知期的离别,这个故事可以写得十分令人慨叹,而口罩也确实抓住了这一中心思想,却并不言明,而是通过遍布文中的令人鼻酸的细节时时提醒着读者相逢不易这一点。但同时,口罩也不愿读者耽于患得患失的哀伤当中,而是时不时的用令人捧腹的小细节把读者拉进具体的生活场景中去,仿佛重现了《伪装者》电视剧中温馨的明家日常,把亲情具体化,给读者以阅读的享受和欣赏的余裕,而非矫情地将其歌咏。另外,尽管《盐的故事》的主旨应该是体现明家的亲情,可楼诚二人相濡以沫、亲情爱情交织其间的深切情感却始终贯穿在行文中,文章并未刻意描写二人的爱情,可他们的爱情却已经成了最自然不过的一件事情,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通过楼诚二人与明维夏相处的短短几天以及另外的寥寥几件事勾画出了二人自从离开苏黎世赴纽约后十余年的整个生活情态,也把明楼和明诚这两个个体的人物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因此,本文将从以上所述的三个方面来简单地分析和列举《盐的故事》在写作方面的一些特点和成就。

 

似是故人来

楼诚二人与明维夏的见面是在1971年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之际,当时由于国内的形势,明台一家的际遇虽不算太坏,但总也算不上好,再加上当时思想和纪律上的束缚,维夏在与楼诚二人初遇之时说话总是有些小心翼翼、欲言又止。而楼诚二人则对他的顾虑没有丝毫不悦,表现出了充分的理解,同时关心与牵挂之情却又溢于言表。除此之外,口罩在旁白中安插的闲笔也不时透露出明台一家平日里的一些生活细节和维夏自小的成长环境。这一来二去之间,都让读者感到心酸。维夏的这趟纽约之行中曾与楼诚二人四次见面,抛开在博物馆的偶遇不算,文中详写的有在联合国总部大楼相见并在苏州饭馆吃饭的一次,中国已确定恢复席位后维夏登门拜访、醉酒、看歌剧并留宿的一次,以及联大散会后维夏离开纽约前夕游纽约、看电影、中心公园散步、照相、购物的一次,三次中维夏渐渐抛开担心、猜疑和隔阂,完全接受了这两位伯伯带给他的亲情。

第一次在联合国总部大楼遇到明诚之时,维夏不知道明诚的身份,因此对于这个对自己似乎过分亲切的伯伯“警铃大作”,可同时又不知为何,本能般地不愿对他生出敌意,这里多次提到明诚与维夏的父亲神似,例如“可他看着那位萍水相逢的老先生的步伐,就是难以抑制地想起自己那每逢季节变换就步履艰难的父亲来。”这句话中一方面“步履艰难”几字让人揪心,让人想多了解一下明台的近况,可作者偏偏一笔带过,一方面又让人觉得有趣,因为明家三兄弟毕竟都无血缘关系,却又偏偏让维夏觉得“神似”。如果说这里还可以用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兄弟来解释的话,后面吃饭的时候三人拿着嘉卉的照片都说嘉卉“像姑姑”就更有趣了。嘉卉出生时明镜早已过世,而二人又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为什么会像呢?这到底是楼诚台三人心愿的投射(毕竟只要他们都说像,别人也无从得知真假了),还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这其中未言的情意让读者心中未免悸动。

再说明诚带着维夏在咖啡厅见了明楼之后要带他去吃饭,维夏觉得才四点,吃饭不合情理,明楼便问他饿不饿,维夏还客气地说不用破费,明楼又问了一遍,维夏才松下来说有点儿。这时明诚便去给他买了块点心,又怕他倒不好时差,给他买了红茶而不是咖啡。明明才四点,维夏说有点饿也可能只是顺势随便应下,而且也马上要去吃饭,明诚仍然去买了点心,而且想到时差与咖啡这一层,这关怀可以说是无微不至。无论是对于维夏嘉卉还是明台,楼诚二人都可以算是长辈,身为长辈,却无法时时对晚辈进行关照,二人的关爱之意甚至是歉疚之情是贯穿始终的,因此才更想在这短短的几天内把好吃的、好玩的全部带给维夏,以弥补这些年没能看着他长大的歉意,也想尽力对明台表示关怀。这从几次会面中的菜肴之丰盛、灌酒之热情、听说明台风湿时的突然严肃、最后分别前让维夏带回去的特别丰富的礼物等事例中都可以看出来。所谓“主谓相会难,一举累十觞”。然而站在维夏的角度,他毕竟不知道楼诚二人的身份,而且自己其实早就是可以独当一面的成年人了,见这两位伯伯过分的热情,不免有些愕然。这一切反应也都写得极其真实。

分开毕竟已久,彼此对对方的近况都不甚了解,特别是很多含有那个年代的特色的事物。第一次见面时谈起嘉卉,楼诚二人问她不是想做医生吗,维夏便有些支吾,不知道是否需要解释“上山下乡”是何含义。第二次见面吃蟹的时候明诚问维夏是否知道什么是蟹和尚,维夏答知道,“在鲁迅先生的《论雷峰塔的倒掉》里读过”。我读到这里时突然语塞。维夏到底长成了一个朴实的北方青年,与他爹这个年龄时的上海大少做派太不一样了,虽说没什么不好,但还是令人唏嘘。至于最后分别前明楼要维夏把礼物带回家,维夏说带回去会惹麻烦,明楼说他知道,维夏却回了一句“您恐怕不知道”。明楼固然对国内的情形有一种理性的认知,但究竟到了何程度,这其实是明楼这个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真正领会到的。然而聪慧如明楼,却以为他知道,说明情况比他能想象到的还要恶劣一些。短短两句对话,隐藏了许多的言外之意。

 

喜剧性穿插

前面说到,口罩总是不忘在情绪有可能过于强烈的时候插入一些喜剧性的元素,好让生活化的叙事不至于变得过分煽情,给读者留一些欣赏的余裕。这一点中最为明显的就是第二次见面时楼诚二人想法子在维夏面前半真半假地揭穿明台“从小苦出身,在法国有上顿没下顿”的谎言。明台这么对维夏说,肯定有隐瞒身份的必要,但可以想象以明台的性格,再怎么严肃的事情他也有办法带上一点幽默的心思,比如这件事,他可能就能在儿子面前给自己塑造一个坚忍不拔的穷苦的无产阶级留学生的形象,而心里自鸣得意地回味着自己还是个少爷的时候能把明家捅出个窟窿的光荣事迹。既然有隐瞒身份的必要,楼诚二人自然不能直接拆穿明台的谎言,但他们引诱维夏这老实孩子发现自家老爹最擅长的就是编故事,把假的说的跟真的似的,间接揶揄明台的自吹自擂。最好笑的是维夏突然说起他爸爸说自己编瞎话的能力是跟一个人学的,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一流,问他们有没有听说过这个人——这不知是在说明楼还是明诚。而明楼也名不虚传,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一通笑话,既显现出明台纵使境遇不同,但性格丝毫未变,也让读者开怀大笑,不为明台隐瞒原来身份而伤感。

同样,在三人日常相处中,也有很多令人哑然失笑的细节,体现出相处的亲切和随意。“做客就要空手来,还要带东西走,这才叫做客”这样的胡说八道令维夏“闻所未闻”,三个人架着腿拎着酒坐在沙发上聊闲天的画面似非绅士所为,维夏问他们家里谁说了算的时候二人异口同声地答明楼,尽管谁都知道这是假的,还有对二十五了的维夏说的“你年轻,还在长身体,不吃饭做什么”,这待遇让当年才二十的明台知道了可能要气死……不过维夏这老实孩子就是招人疼啊。

 

盐的故事

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正理解了“盐的故事”这个标题的含义,但想来大概是说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都是融入在琐碎的生活当中的,虽不可见,却只因有了它,才让生活有了滋味。而亲情在这个故事中毕竟是被摆在台面上来说的,一时间可能更像主菜,楼诚二人的爱情则真的如盐一般,似乎没有明写,却又随处可见。

先说开头出一与二与维夏无关的两节。第一节互赠礼物,一个是看到青瓷瓶睹物思人,一个是倾尽积蓄收的当年明老爷子最爱的仇十洲的仕女图,颇有点《麦琪的礼物》的意思。然后就是几句互相挑剔互相吐槽(唔其实没有互相,好像都是明楼吐槽的),并再次明确了家里还是貔貅同志说了算这一点。第二节嘛,说实话,我并没有太明白“英国人对室友的定义”这个梗,正如我也没有get到后面瓦格纳的梗。然而看到秘书被虐狗表示很喜闻乐见。(刚才去查了一下,联合国是2014年允许所有员工的同性伴侣享受伴侣福利的,只要他们/她们在任一国家登记结婚。此前则只有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的公民才能享受这一福利)

再说维夏在纽约的这几节里,楼诚二人也没少虐狗。在坑侄子这件事上配合默契夫唱夫随不说,平日里住一起、一起下馆子、调情般地说说上海话的场景也显而易见。还有第二次见面与第三次见面之间的第六节中讲起的大经济学家明楼不会管钱的故事与第九节中他“仿佛口袋里装的不是钱,而是燃烧的火焰”的实例,让人无比庆幸生活不能自理的明楼同志赴联合国履职时没有与明诚分开,也让人感慨第八节中说到的明楼每年煮的生日面真是感人肺腑。(bushi)至于第九节中突然提到的爬窗梗,让人突然意识到,咦,《盐的故事》居然是一篇纯清水文呢,这好像是唯一一个性暗示了,和《别日何易》一对比,不知道是不是老了。不过其实是在侄子面前不能为老不尊吧哈哈哈哈哈。(怪不得《别日何易》标的分级是R而《盐的故事》是PG,除掉第九节我觉得我都敢把《盐的故事》拿给我妈看了)

 

尾声

一开始给这篇长评想了一个结构,但后来越写越收不住,简直想完全抛开这个结构,直接逐字逐句地夸口罩太太了,于是就写得十分啰嗦。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想夸的细节没法塞进正文,例如“(父亲)抗战中牺牲了的老师留下的纪念品”,又如维夏得到组织上对于明楼是爱国华侨的定性时的欣喜,再如结尾处长乐偷户口本,明台叫明诚刻萝卜章,都让人觉得怎么这么可爱。一直觉得口罩太太对楼诚真的非常温柔。正如她自己说的,《别日何易》本来结束在巴黎篇就很好,刚好承接原剧的开头,但她还是决定让戴笠良心发现,给了他们苏黎世。而本来《春风不改》的结局也很好,半开放式结局,很可能分离,但也可能再相逢,可她还是写了《盐的故事》,而《盐的故事》从一开头开始,对于楼诚这二人来说,就已经是个美满的结局了。本来《盐的故事》停在第七节也可以,“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但她还是写了四合院中全家人相聚的这个大团圆结局。大概是实在太心疼这家人,虐不动了吧。


最后,偷偷艾特一下口罩太太,不知道她看不看得到 @mockmockmock 

【楼诚】猪油渣

老年日常,OOC

目录

——————————

明楼洗漱完毕坐到桌前,见桌上只有清粥小菜,明知是为了降血脂,心中却有了些许不悦,这不悦便丝毫没有伪装地被写在了脸上。明诚一边盛粥,一边扫去了一个心知肚明、幸灾乐祸的眼神。明楼接过碗,开始准备逆来顺受,不想明诚问了他一句“想吃什么”,他便来了劲。

“配白粥嘛,得来上一碗油渣子。肥肉切片炼了油之后剩的渣子再放锅里下盐炒,出来之后一定要趁热吃才香。”

明诚打趣:

“想不到明大公子也吃过猪油渣啊?”

“那是,当年——”明楼得意的眼神刚上脸,突然稍微愣了一下,因为他突然想起,他们当年吃的可能是同一个人做的猪油渣。

在明大公子还是明小公子的时候,虽说比起一般上房揭瓦的孩子要稍微更热爱读书写字一些,但嘴馋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那时明家大人并不赞成孩子吃猪油渣这样的东西,若是炼了猪油之后仆妇感兴趣,照例都是自己带走的。只是明楼自从在一个同学家吃到了之后便念念不忘,每次桂姨炼猪油,他便偷偷捧本书到厨房去等,桂姨就拿个小瓷碗给他盛半碗,让他边看书边拈着吃。后来等他大一点的时候便不再那么积极了,只是若是桂姨想起来送到他房间里来的时候他便也顺嘴吃掉,所以当桂姨跟他说家里有个小弟弟也挺爱吃这个的时候,明楼索性说自己已经长大了,这些小零嘴还是拿块布包起来带回去给弟弟吧。至于后来桂姨看到什么好吃的不再想着带给家里那个孩子了的时候,明楼已经成了一个一放学屁股就挪不开书房椅子的少年了。

明诚见他不说话,好像突然傻住了,就把脑袋凑了过去打量明楼,然后问:

“猪油渣有那么好吃吗?我小时候其实没觉得多好吃,可能是等她带回来都凉了吧,软塌塌的,也没什么味道。不过她那时候看着我吃,老说她小时候在乡下老家想吃都吃不上,全都给家里的男孩子了,我就也吃得来劲。当然了,等后来她不往回带了,想起来,这东西还是挺好吃的。”

明楼感觉自己找着了机会,连忙说:

“那是你没吃着好的,油渣子凉了哪能吃啊?我们一会儿去市场买块肥肉回来做一下你就知道了,刚出锅的可香了。”

明诚思考了一下,扒拉了两口粥抬起头:

“也行…”

明楼满怀希望地对上了明诚的眼睛。

“但是你不许吃。”

“少吃两块呢?”

“不行。”


看《As you like it》、《马尔特手记》:不如去学经济吧
看《方法论》、《over the rainbow》:不如去学法律吧
看《肯山兰》:不如去学环境研究吧
看《宁夏》:不如去学考古吧
看《一段相声》:不如去学说相声吧
看《端小方》:不如成仙吧
(一个举棋不定想入非非好吃懒做的还有两天就考A-Levels的楼诚迷妹和她看的一百零一个AU)

【楼诚】一些奇怪的共感梗

如题,狗O私,灵感来源于干脆面太太的《感同身受》,因为共感应该算通用梗,就没去麻烦太太要授权了。不妥删。
——————————
1.明楼感受到共感的存在是在他们相遇之前。从某一年开始,他常常莫名其妙地刚吃过东西又饿得抓心挠肝。姆妈说男孩子在拔个儿,多吃点没关系。所以他后来长成了日月木娄。

2.在刚来到明家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明诚都不知道为什么大哥每次都能发现他偷偷爬起来读书写字。

3.伏龙芝的一个雪夜,明诚在酒精和思念的作用下,鬼使神差地用左手用力握了握自己的右手。隔了两秒,他感到右手又被握住了,温暖而坚定。于是他轻轻地吻了一下自己左手的手背。

4.回上海的前夜,一切准备就绪,闲得无聊之际,他们突然聊到如果什么时候不在一个地方却需要紧急传递信息的话,这也是一个渠道。往自己大腿上猛拧一把代表有急事,要引起对方的注意。对方回拧一把代表准备开始接收。然后就用手在身体某个部位拍电码。后来他们发现这个渠道沟通效率太慢,而且如果旁边有人的话更显得怪异,所以基本上只用于完成任务之后第一时间报平安。
——哦,还有偶一为之的办公室调情。

5.明台永远不知道为什么阿诚哥能在大哥喊头疼或是表现出任何头疼迹象之前就递上阿司匹林。

6.共感能在情人之间产生是件很幸运的事,因为即使相隔天涯,也总能第一时间探知到对方的安危。不过老了之后,他们发现有这个功能却不需要使用是件更幸运的事,因为那说明他们总在对方身边。

啊,买到了《殊途同归》!

趁有人出本,买到了阿不太太的《殊途同归》,终于看到了《殊途同归》的番外。
每一个故事胜利后的绝处逢生、久别重逢自然都让人特别欣喜,不过还是觉得阿不太太的这个结局给的挺特别的,与大多数胜利后出国的故事不太一样,因为前者是真正开始了新生活,而后者更多是历经沧桑后的相互扶持。
结局自然并没有孰优孰劣,但是很少看见阿不太太这样的结局,所以忍不住要稍微分析一下。感觉这个“新生活”得以展开,一个是因为大姐、明台都好好的活着,第二是因为纽约这个地方本就给人一种与巴黎挺不一样的感觉。明家人自然还都惦念着祖国,但新生活里也充满着蒸蒸日上的American Dream的感觉。在那个美国战后经济腾飞的年代,大姐驰骋商界,嫁给比自己小十岁的洋姐夫,开始人生第二春。阿香剪起了干练的职场发型,成为了明氏企业在欧洲的总代理人,并没有看上哪个男人。
说实话,刚开始看的时候有点觉得这一切太好了,有点不太真实-在美国的话,有没有可能被麦肯锡主义波及?女权运动尚未兴起,大姐和阿香作为女性华裔,是否真的可以在商场取得那么多成就?恐同情绪还很普遍,甚至在一些州种族通婚都还不被允许,他们办一场那样的婚礼会不会太冒险?但是后来又想,这些事情,阿不太太肯定也不是没有想过,但她选择把他们的故事安排在一个很完美的年代,这个年代借了美国那个年代朝气蓬勃的精神,但又不只是美国的五十年代,甚至不只是现在,而是比现在更好的某个自由而平等的年代。把他们放在一个这样的年代,大概也是一种很好的寄托吧。
大姐与洋姐夫的小女儿,明家的曼丽赶着婴儿潮出生了,如果她现在还在,也有六十来岁了吧。不知道她的孙女还会不会说上海话,或是操一口洋泾浜?

【楼诚】且将新火试新茶

BGM:林二汶、岑宁儿《银发白》

目录

————————————————

明楼进屋时把雨伞放在玄关,看见明诚独自坐在窗边思索什么,窗外潮湿的春光把他略灰白的头发染成暗绿,明日祭祖用的器具已经齐整整地码在了桌上。他走过去,问明诚是否买到了青团。明诚答下课后跑了几家中国饭店,都只有广东人吃的艾粄,与青团略有不同,但还是买了些回来。

当日在家的时候清明祭祖一向有大姐操办,大姐走后任务重,他们便只在家里小祠堂敬上几炷香以托哀思。反是到了巴黎后得了闲,或许也是为了慰乡愁,二人私下里把仪式又办了起来。反正若人死后无魂魄,则不拒在哪祭祀,若真有魂魄,那么想来魂魄也不再受尘世的拘束,可以与挂念的人如影随形。

明楼跟明诚说要吃艾粄,明诚叫他只许吃一个,一会儿还要吃正经饭。明楼问他寒食不是禁烟火吗?明诚说反正也不是家乡的味道,还是少吃一点,凉的东西吃太多了伤胃,而他们的胃都已经经不起多少折腾了。他们于是相对而坐吃艾粄,味道其实还不错,热气还没完全散,清爽的艾草与咸香的芝麻交融,放的糖比苏沪一带少些,但也大同小异。

明楼突然想起些什么,笑眯眯拿出一个茶叶罐子,让明诚猜里面放的是什么茶叶。明诚不干,说不给提示不是瞎猜吗?于是明楼神秘兮兮地说名字里有一个字是一种颜色。

“大红袍?”

“不是。好吧我信息给少了。还有一个字是一种动物。”

“乌龙茶?金骏眉?”

“没有默契。给你最后一个提示——名字里还有个字代表时间。”

“哦!碧螺春!”明诚脱口而出。没有猜碧螺春可能是因为近乡情怯,越是故乡的东西倒越不愿猜了,免得空欢喜。明诚麻利地揭开茶叶罐子,用手轻轻摩挲里面的绿茶叶,摸起来是当季刚炒的新茶,稍一用力茶叶就碎成细末了。他看见大哥脸上带着一点得意的浅笑,于是很识趣地问对方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国内派来公干的人专门带的。”

“哦,明大教授帮人办事还收起贿赂来了?”

“哪里哪里。对方是个年轻人,家里老人怕他饮食不习惯,特意要他带上家乡的茶。但他其实还没到喝茶的年纪,性子急得很,没有耐心泡,所以听说咱们是苏州老乡,干脆废物利用、投其所好了。”

“嗯,吾之蜜糖,彼之砒霜。”明诚一本正经地总结着。

 

明诚开火煮饭,莫名其妙地觉得燃气灶这东西还是少了点情趣,没有生柴火的时候会依依升起的烟。他想了想,自己很久以前画的那幅《家园》里面的那个小木屋应该是有烟囱的,不过到底有没有,他也记不得了。而明楼刚在客厅捣鼓完他的碧螺春,凑到厨房来看他。

“喏,喝茶吗?”

明诚不客气地接过。

“清明时节,苏轼的《望江南·超然台作》很应景。”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明诚这次倒是很默契地找到了重点。其实怎么可能不思不想呢?只是思若无益,思有何用?明诚想,他们最近心思都太重了。于是他轻笑,抿了抿茶水。

“完了,你菜快糊了!”

————————————————

想试着写写他们旅居异国时的内心感受,但总是在不知所云和太过矫情之间找不到平衡点。

《银发白》真的好好听。“发是一撮岁月碰着一弯新月变的银。”“永远再大仍旧靠一旦。”要是什么时候能写出这样的句子来该有多好。

【楼诚】沽酒尚未归

 @楼诚深夜60分 

主题词:罗衾不耐五更寒

标题来自 @解尽秋凉 太太的神转折三十题

目录

——————————————————

人年纪大了,容易思古怀今,平添怅惘。比如明诚此刻鸭绒被半掩着身子,却对吵醒他睡梦的蓬勃秋雨生出些“罗衾不耐五更寒”的慨叹,大概是因为左肩又有点隐隐作痛。书平摊在床头柜上,睡前忘关的灯明晃晃的,空气被雨濡湿。他刚醒过来有点愣,然后又笑自己傻,关掉了灯,钻进被窝。

恍惚间,明诚想起少年时代回苏州老家,船在微雨中飘飘摇摇,本不该十分冷的,但被子有点单薄。而且冷与暖本就是主观感受,明诚想起那夜,总是只想起窗舷外看不分明的月牙、迷茫的思想、动荡的时局,还有隔了一个小不点明台安然熟睡的大哥。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感觉冷,才老是想往大哥被子里钻,但是他自认为已经不再是个小孩子了,便没有厚着脸皮去做这件事。于是他脑海里莫名地浮现两句词——“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然后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教国文的先生要是知道自己看了这词,还非套在自己和大哥的身上,非得气死不可。

窗帘底部有流苏,中间却轻飘飘的,被风吹着鼓了起来,思绪回到而今。明诚笑自己小时候很有预言天赋,倒是预料到了这段“不伦之恋”,也预料到了半生风雨如晦,至于各自寒嘛…

门被轻轻打开,明诚看见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黑暗中还是可以辨认出嘴角的一丝欣喜:

“你知道我去干什么了吗?”

“故弄玄虚。”

“沽酒。”

明诚看了看他手上的瓶子,外观是葡萄酒,打开却有沁人心脾的桂花香,于是很是受用地坐起身来。夜还长,而明楼这瓶不知道去哪个老朋友家弄来的桂花酒也来得很恰到好处。


一个迟来的repo~
真的没有想到居然还有机会买到别日何易
拿到本子的这几天心情一直都很愉悦,每天睡前拿出来翻一翻,常读常新。短篇的规格很适合碎片化的阅读,看完一篇就仿佛吃到了一颗甜甜的糖,可以安心地睡去。之所以即使lof上可以看见全文还要买本,大概就是享受这种不受拘束,翻开哪页读哪页的阅读方式吧。
一直喜欢口罩太太的故事,是因为故事既说明了人生在世需要学会隐忍的道理,又不让读者感觉压力太大而感慨自身懒惰渺小。无论是他们还是我们,无论面前的挑战是否微不足道,都当“舍弃一切疑惧,消除任何怯懦。”


Thank you for telling a tale of endurance through the lens of romance.


@mockmockm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