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作为一个南方人,第一次来长江以北,是带着AYLI进行了一次计划已久的北京之行,而季节也正是AYLI中的初夏。原来我不是很能想象口罩老师写到的“天气暄和”,因为我常待的广东和新加坡两个地方的夏天永远会和黏糊糊的汗扯上关系。到了北京之后才发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空气湿度低,即使太阳当空高照身上也可以是干干爽爽的,非常舒服。(当然干燥的代价是我一个白天能解决掉四瓶矿泉水)
过去的一年在国外读高中毕业班,作为一个典型的青春期晚期少女,心情一直比较压抑。这关于学业压力,关于自我认知,也关于思想上的迷茫。之前也曾经匿名向口罩老师提过几个问题,她都认真地回答了。很多时候我觉得她答案中的内容不一定会解决我的疑惑,但她的一些态度却会潜移默化的产生影响。我很难具体地捕捉这种情绪,但大概的感觉是无论是口罩老师还是她的故事,总会让我相信美好的事情虽然不一定常常出现,但它们是有可能出现在个人的生活中与这个世界上的。
后来我高中毕业了,申到了挺满意的大学和专业,也好像慢慢地找到了一些与自己以及除了自己以外的种种人和事相处的方式。今天上午我在颐和园买了一管泡泡水,傍晚在地坛摆拍AYLI取景地的时候突发奇想,想用泡泡制造出一点梦幻的感觉,于是我举着有AYLI内容的手机,一个同行的朋友用她的手机拍我的手机,另一个朋友负责制造泡泡,拍出了我想要的这张照片。后来一想,人生中能有这样的朋友,愿意跟快二十岁了还不认路并且吹一路泡泡的我一起玩,还帮我完成一些看起来很傻的心愿,真的是很幸福的。虽然这些朋友很快也要各奔东西,但是很多东西能够经历过就很值得心怀感激了。
出了地坛之后,朋友在地坛门口和雍和宫地铁站之间的一个便利店买吃的,我站在门口的大街边继续吹泡泡。天色昏暗,大风把泡泡吹得四处飞,一些路过的行人和孩子也会停下来看两眼。我并没有顿悟什么,但我想那会是我能记很久的一个瞬间。那个瞬间不关于过去也不关于未来,只关于完成的满足感与泡泡。
(ps:地坛真的有好多人夜跑。没有去金鼎轩吃虾饺,因为觉得作为一个广东人在北京吃虾饺岂不是失去了旅行的意义,23333)

评论(1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