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蔺苏】点滴(梅长苏视角 • 四)

今天这章两人终于要见面了哦!不过总感觉自己写的像狗血小言...



梅长苏从小灵峡启程一个多月后,还是被打劫了。
尽管已经想方设法地低调行事,但或许是他在某个店铺里从行囊掏出银子时不小心露了富,也可能是他毕竟从出生开始便不是皇亲甲胄就是一帮之主,一些习惯性的动作言语总是无法被隐藏的。总之,在抄近路穿过某座山林前往琅琊山的途中,梅长苏被一伙小有规模的山贼包围了。梅长苏虽有反抗,但毕竟寡不敌众。山贼们蜂拥而上,抢走了他的包袱,末了一棒槌打向他头顶,是轻是重不好说,只要确保把他打昏了,数日之内无法醒来报官便好。至于此人以后还醒不醒得来,便全凭造化了。
一切来得很快,梅长苏来不及反应,只在昏过去之前隐隐听见其中一个盗贼指着他向另一个交换了下眼神,不经意来了一句:
“你看这人,是不是有点像江左盟宗主梅长苏啊?”
梅长苏!
他伴着这句话的尾音昏睡过去,这句话却在他的脑海中一石激起千层浪。

“家父与好友闯荡江湖之时,曾化名梅石楠。日后,你就叫我梅长苏吧。”
“想的倒挺美。还长苏。挫骨扒皮了还想长苏,真是不知道满足。”他发现自己脑门吃了一记爆栗。

“这江湖门派的排名都给你列在这儿了,我们梅大侠想选哪一个啊?”
“江左多丰物,多才俊。这江左盟,我们可以徐徐图之。”
“嗬,江左盟。口气不小!”

“宗主,该吃药了。”
他端起乌黑浓稠的药汁一饮而尽,低头接着看分舵传来的密报,蔺晨却在此时夺门而入。
“许久不来廊州,没想到梅大宗主现在喝药已经这么听话了。下一次我可不喂了啊!”

“江左盟。先生手握天下第一大帮,自有自的逍遥自在,跑到朕的朝堂上来干什么?”
“长苏自诩有才,自然也想青史流芳。光在这江湖里呼风唤雨,总是有些寂寞的。”

往事如画,历历在目。他记起自己与景琰少年意气,快意恩仇,把后背交给对方而毫不以之为惧的时候,也隐隐感觉此时自己确正在马背上颠簸。他忆起赤焰血案家国大恨之时,旁边仿佛有把苍老而慈祥的声音在安慰着自己。他回想起琅琊阁的三年,廊州的九年,金陵的两年,刀光剑影,世事变迁,不变的唯有自己每晚必被逼着咽下的一碗苦药。而现在,似乎也有一位老先生日日不辞辛劳,让他的房间里弥漫着药香。他渐渐想起了那些细节,点点滴滴。
他睁眼之时,茫然不知已过了多久,只看见一位自己没有见过的老人,正惊喜地看着他。
“老人家,谢谢您救了我。”
“医家仁心,应当的。我那日去山林里采药,看见了你,便捡了回来,想着若是能把你医好也是一桩功德。反正也不费什么事,我就每天夜里来看看你,给你喂点粥,喂点药,擦擦身子。这一晃,我没怎么算日子,哎哟,也有三四个月了。”老人家轻柔地抚了抚梅长苏额前的碎发,粗糙的手让人觉得安详。
梅长苏有些惊讶。自从想起所有的事情却还无法睁眼动弹以来,他就一直在猜测这位日日为他端药的老人家的身份。晏大夫?老阁主?某位江左盟或是琅琊阁的受益人?景琰为他请来的御医?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人与他竟真是素不相识。或许是过去十四年的经历太黑暗,他走的每一步都需要自己精心地规划,细心地筹谋,一时间竟有些不习惯这世上也有无缘无故的善意。他问老人家何以报恩,老人家说自己从来不求荣华富贵,一身布衣行天下治病救人,并无所求。

后来梅长苏与蔺晨讲起这件事的时候,蔺晨饶有兴趣地琢磨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
“你小子天天把‘天下人’挂在嘴边,这次可也终于被这‘天下人’救了一回。‘天下人’这么多,你碰上了这么个好人,估计也是积德积的多啊。”
于是第二日他吩咐下去,琅琊阁自即日起大开义诊,凡有疑难杂症上门求医的,普通百姓只收药钱,不收诊费。若确有困难,药钱也由他琅琊阁倒贴。面对梅长苏的“我看你蔺少阁主不像这么个悬壶济世的”的质疑,蔺晨给的答复是这样的:
“我看你前半生运气那么背,好不容易转运了,莫名其妙地死而复生,还被恩人救起来,估摸着你的运气也用的差不多喽。反正你现在身体好得很,也不用我治了,我可不得趁机多治几个人,把你用完的运气给攒回来?”

然而我们且不说日后,且说这老人家把自己的积蓄强塞了些给长苏作盘缠,长苏无法推辞,只好拜别老人家,日夜兼程奔赴琅琊阁。这中间也免不了有些风餐露宿,日晒雨淋。那日在梅岭雪山脚下小镇买的粗布衣服不堪重负,已被磨出些小洞,上面还沾着林间的草叶尘土。偶尔下了雨,那日被抢劫时留下的血迹便四处晕开。梅长苏暗笑自己现在这副狼狈样,身上脏兮兮的,还散发出些汗臭味,可一点也不像那个“遥映人间冰雪样”的江左梅郎。可尽管旅途艰辛,游者惦念着家,心中便是无限的圆满。

一月转瞬即逝。行到琅琊山地界之时,梅长苏有些诧异。记忆中琅琊山周围方圆十几里都常有些采药、买办、跑腿的琅琊阁小厮,可今日却是静得出奇。他有些担心琅琊山这般人烟稀少,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他怀着疑惑一步一步踏上琅琊山上的石阶时,最先闯入他视线的却是那个熟悉的蓝色身影。
“苏哥哥!苏哥哥!”少年从山上直接飞跃而下,后面跟着一个虽然好像瘦了一圈但还是体型硕大的白色身影。
“飞流你别乱跑!你去哪里!我跟你说了你苏哥哥回不来了!你别跑那么快!你你你!我现在轻功可赶不上你了,可你也别在山间乱飞啊,万一磕着碰着了我可怎么向你苏哥哥交代啊?飞流!!”
梅长苏猛跨了几步阶梯,向上大喊了一句:
“谁说我不回来了啊?”
彼时蔺晨正从一块大石头上跃下,想到下面小溪边的草地上去抓飞流。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他顺着声音的方向倏地一转头,还没来得及惊喜,就因为分了神而在草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摔了个狗啃泥的少阁主并不以为意,本着“飞流你小子轻功虽然好,但毕竟我才是你师傅”的原则,赶在了飞流前面冲向了梅长苏,直接把他一把抱起,往山顶琅琊阁方向奔去,留下小飞流撅着嘴老大不愿意地在后面跟着。
“你你你是人是鬼?”少阁主跑得气喘吁吁的,声音有些颤抖着问到。
“抱着这么沉,你说是人是鬼?你快把我放下来!”
“不放!不过我说你这是几天没洗澡了?臭成这样…全身也脏兮兮的。”蔺晨故意吸了吸鼻子,作了个呕吐状。
“唉我说少阁主你真是不自知啊。是你臭还是我臭?您是真没发现自个儿刚刚摔倒草地上的时候衣服沾上了狗屎吗?”
蔺晨想着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这么被毁了,倒也不怎么在意,一只手腾出来刮了刮梅长苏的鼻子说到:
“那行。既然如此,一会儿你我二人共浴可好?那日我把你送上雪山之前给你洗了次澡,这次你回来了,我也给你洗个澡,把地狱那些阴魂怨气都洗去可好?”


明天会有一章尾声,解释长苏为何会死而复生,之后会不定期发番外,不过我需要先写完点梗时一个姑娘点的“叩门呼阿同”的轼辙梗才能写《点滴》的番外哦~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