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岸小桥千嶂抱

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

【楼诚】年饭

目录

这年春节,明家是在北京过的。

明台在北京安家已久,小辈们说起话来也听不出什么南方口音了,唯有年夜饭要吃糖年糕这个习惯曼丽还一直费心保留着。明台的大儿媳是个北京大妞儿,刚嫁进来的时候从没吃过年糕,现在却已经是煎年糕的好手,一个人就能撑起一桌年夜饭,再让自个儿老公打打下手,丝毫不用曼丽再操心。

明家年夜饭吃得晚,八点多的时候主菜大盆鸡还蒸在锅里,要留过十二点才能动筷子的那条鱼更是连锅都没下,还在水里游着泳呢。明台的大孙子十几岁,正在抽条容易饿,趁大家不注意偷偷从碗里拈了几块排骨吃。小孙女盯着最近家里刚添的彩色电视机像盯着个宝贝,皱着眉头聚精会神,但过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了,打开窗户冲着外面的二哥三哥大喊着:“你俩别放鞭炮了行不?这小品演的啥我都听不见了,光看见电视里这哥们儿傻乎乎地嗦面条,这都嗦了有八碗了吧?”

曼丽闲不住。毕竟今年二哥带着大哥北上跟他们团聚来了,她还是想去厨房整一两个自己的保留菜品,却被明台按住,非要给她变个什么新学的魔术。都几岁了?老顽童!

说话间,小辈们把过节才用的大圆桌子推了出来摆上了菜,然后大哥坐主位,两边分别坐着明诚和明台曼丽两口子,那边再依次坐着小辈们。明家规矩不多。明台稍微客气了两句,欢迎大哥二哥的到来,一家人就迫不及待地要动筷子了。这时候大哥却说了句话:

“再等等阿诚吧。梁仲春那个老油条,大过年的也不忘了他的货,非把阿诚拉到码头去!”

明家的小孩子们愣了一愣,然后明白了,大人们却没有谁感到惊讶。明诚更没有。他熟稔地为爱人围上围兜,边为他盛饭边哄到:

“阿诚说了让我们先吃,大哥不记得了吗?大哥可得把这碗饭都吃完,不然一会儿阿诚回来会生气的!”

“哦,哦,对哦,阿诚让我们先吃。”

大哥看着爱人把各式各样的菜都往他碗里夹了一些,又怕他噎着,还往饭里舀了两勺汤拌着。他听话地接过了碗,开始愉快地吞咽。

———————————————————————————————

深夜重温《归来》心里有些难受,于是写了这个。写完之后倒是不难受了。大哥曾经抚养还是个孩子的阿诚长大,现在大哥活成了个孩子,就让阿诚哥温柔地陪伴他吧。

评论(18)

热度(47)

  1. 哥哥饶命平岸小桥千嶂抱 转载了此文字